首页 > 专栏 > 正文

大件垃圾——垃圾分类大主题下的一个小问题

时间:2019-11-06 15:48

作者:全新丽

我住的地方离上班的地方很远,上下班经常需要搭顺风车。有一天,一位顺风车车主问我:你们这是一个环保公司吗?你知道沙发、床垫、桌椅板凳这些垃圾还有装修垃圾怎么处理吗?

我们由此开始聊。原来她在海淀区一个物业公司工作,上海搞强制垃圾分类的时候,他们就挺着急,因为北京肯定是下一个。他们着急在两方面,一是小区里边的分类投放的管理问题,二是装修垃圾、大件垃圾的处理。

装修垃圾,包括在从装修开始进场到装修完毕的过程中产生的所有废物,如切割剩下的废砖、贴砖时的水泥砂浆及废料和木工做完剩下的废板等。

大件垃圾,按照《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及其评价标准》(CJJ/T102-2004)规定,大件垃圾是指重量超过5公斤,或体积大于0.2立方米,或长度超过1米,整体性强、需要拆解后再利用或处理的废弃物,包括废家用电器和家具等。大件垃圾应先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再资源化利用,并与其他生活垃圾分开储存和分类收运。

以前的时候,大件垃圾、装修垃圾都是雇佣一些社会车辆运走,至于说这些垃圾的去处,就没人关心了——也许是回收利用了,也许是去了河北?

在管理日趋严格后,装修垃圾和大件垃圾成了物业公司的心头大患。

去年,位于百望山脚下韩家川的北京市首家大件垃圾处理站正式进入试运行阶段。这里的处理设备,每小时可处理近10吨床垫、沙发等大件垃圾。海淀后来还要建设9座这样的大件垃圾处理站。

看起来还不错,但是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比如说这位物业管理公司的朋友,他们现在还有一些问题。

柴家坟、五路居这边,成立了一个收大件垃圾的站点。要求特别严格,只收木板、泡沫板、床垫、沙发,其余的不收。当然,好歹是能收点。但是柜子等其他乱七八糟的大件家具,站点就要求拆成了木头和板子才能收。

装修垃圾方面,主要是运输成本高,一车垃圾要1200元。

这个话题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毕竟我也给不出什么解决方案。

11月4日,在我们E20环境平台举办的第二届环卫论坛上,苏州嘉诺的严峥院长介绍了他们生产的一些大件垃圾处理设备以及在一些项目上的应用。

他们的一款产品,专门处理沙发、桌椅、床垫、门板、柜子等大件垃圾。通过大件破碎系统后,物料的尺寸被控制在一定尺寸之内,可起到较好的减容效果,同时铁磁性金属、木材可以从物料中进行回收,破碎后的剩余物料可送至焚烧厂进行后续处理。产品应用场景包括大城市的大型中转站,以点收运、集中破碎减容处理再转运的方式合理管控大件垃圾处理。

机器还挺不错,也有移动式的,能节省不少建设费用。目前在江浙一带的一些大件垃圾处理项目上应用了嘉诺的这个机器。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还需要合适的商业模式。

严院长介绍,大件垃圾处理机器,专门的环卫公司购买更加好调配使用,当然物业公司也有购买的,基本上100万-150万人口配一台,定点破碎,设计好收集及破碎点。当然最好是环卫购买,然后租用给物业,他们也在探寻更合适的商业模式。

也许是环卫公司,也许是物资回收公司?

北京的这个韩家川分拣中心就隶属于北京市海淀区物资回收公司,是海淀区低值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主体企业,负责海淀区低值再生资源、大件垃圾和有害垃圾回收体系的建设和运营。

韩家川这里投资500多万元购置大件垃圾全自动处理设备,厂房租赁、附属设施建设及运营维护资金500多万元,总计投入1000多万元,这里的处理系统有3个模块:一是大件垃圾破碎系统设备;二是手机APP智能回收系统;三是物流运输系统。破碎设备每分钟可处理1件大件垃圾,1小时可处理10吨,年处理量可达2万吨。

运输方面,根据《海淀区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方案》,由城市管理委和街道统一布局,在海淀区29个街镇每个街镇至少规划建设1个低值再生资源回收站,由区物资回收公司为主体,进行建设和开展运营,实现对大件垃圾、低值再生资源和有害垃圾的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资源化处置。除街镇回收网点外,居民还可以通过手机APP主动申报处理大件垃圾,仅限海淀居民。

我查了一下国外的做法。比如我查到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为了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循环型城市,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垃圾处理产业链,其中专门提到了大件垃圾的处理。

负责处理大件垃圾的工厂叫做大江破碎工厂,位于名古屋市南部,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于1998年投入使用,专门进行不可燃垃圾、大件垃圾的处理以及资源垃圾、可燃物、不可燃物的分选。

不可燃垃圾和大件垃圾交由大江破碎工厂,用破碎机捣碎并用大型磁石进行分选。捣碎后的可燃物(木制家具、软质塑料等)进行焚烧;不可燃物(陶器瓷器、硬质塑料等)交由名古屋鸣海工厂熔融处理。

工厂有两大处理系统,每日运行5小时,日处理量共400吨。主要使用横型旋转式破碎机进行处理,主要设施还包括大件垃圾切断机、磁力分选机、分选机、集装箱式搬运装置等,并使用带有除臭装置的过滤式吸尘器吸尘。针对大件垃圾的搬运,国内还面临着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场地有限,大件垃圾挤爆企业;居民对有偿服务认可度不高,无主大件垃圾多;人力、运输、处理成本高,利润相对不足,缺乏吸引力,等等。

大江破碎工厂是这样解决的:首先,通过政府部门在市区内各地段开设垃圾回收柜台,市民可就近将垃圾送至柜台;并给大件垃圾定价,根据种类收取不同的回收手续费,价格低廉;开放工厂,允许市民或企业自行开车将大件垃圾运送至工厂,进行整车称重,手续费约为10kg/12元人民币。

海淀的做法看起来有点类似,这是去年才开始萌芽的新生事物。

我们以前在小区、在路边,会发现一些沙发、桌椅、床底等大件垃圾长期堆放,这种乱丢垃圾的行为估计会被处罚了。强制垃圾分类,大件垃圾也需要像餐厨垃圾一样,寻找一个优雅的出路。那时候,也许这位物业公司朋友和严院长他们的问题就都能解决了。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有位投行人士说,(成功者)有个非常重要的成功素质,叫做“只算自己的账,不算别人的账”。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在跟别人合作或做生意时,算清楚自己的收益,只要有任何边际改善和额外获利,你就可以决定干;哪怕合作伙伴拿走了这个合作机会带来的收益的99%,你还是可以干。不因分配不均而心生愤恨,不对他人获益去斤斤计较,立意高远、心胸开阔,长期来看能为自己带来无限的发展机遇。

不光是个人,机构也一样啊。大件垃圾等类似问题的解决上,也需要相关方有这样的素质。

延伸阅读:

政学商共话产业升级!2019环卫一体化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

嘉诺严峥:让建筑垃圾变资源,提速城市的“新陈代谢

嘉诺环境严峥:有机垃圾处理市场洞察“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