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要想解决好雾霾问题必须控制可凝性颗粒物排放

时间:2020-02-04 16:08

作者:周宏春

雾霾治理,是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应有之义,也是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必然要求。虽然国家有了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顶层设计(文件),专家也已有了很好的研究,但对公众提出的质疑仍需要引起重视。从某种程度上说,虽然公众不知道国家花了多少钱来研究和解决雾霾问题,但对治理雾霾采取的措施是有争议的,提出的问题直奔要害,不能光靠堵!从实际出发,对专家而言,仍需要解决雾霾的形成机理并做一些科普,政府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的治理方案应更有经济性、实用性和指导性,要集思广益,以尽可能少的资金收到尽可能大的环境效益;行业和地方也必须有施工图。让公众对雾霾形成机理更认可,不能花了很多冤枉钱、动不动就关企业让大家没了“饭碗”。雾霾问题解决好了,本身就说明环境治理能力提高了,否则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成了“花架子”。

一、前期讨论要点的简要归纳

在讨论解决办法之前,先把前两天本人微信的内容做一个简要归纳。

1.微信反映的事实并不全面

微信是自媒体,只能说出自己知道的情况或者想写的东西,具有说明一点不及其余的特点。我个人看,即使有吸引眼球之嫌,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让更多的人关注雾霾、讨论雾霾治理是一件好事,也有利于“天更蓝”的公众期待、期盼的实现。

春节期间,微信上提出工地停工、工厂放假、不开车、煤改气改电了,饭馆关了,不放爆竹了,连猪都不养了,怎么还有雾霾?有雾霾是个问题,因为它涉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雾霾治理不仅需要专家研究,更需要专家解开公众心中的疑惑。当然,微信提到的什么事情都“停了”,并不全面,不少企业的生产实际上并没有停。

宏观上看,施工工地大部分停工了,车流量大幅下降,餐饮业、劳动密集型行业也大部分停工,监测数据上能反映这类企业污染排放的大幅度降低。而北方冬季取暖和区域重污染行业相对集中,一些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如火发电、钢铁、焦化、玻璃、耐火材料、石化化工、氧化铝、电解铝等,由于生产工序的不可中断,还在运转,还要排放大气污染物。虽然部分农村完成了煤改气、改电,但还有1000多万户用煤取暖。

微观上看,每个小区能看到供暖的烟囱在冒烟,虽然北京小区用气但也要排放啊。每家的冰箱、电灯都在用,说明还有发电厂、热电厂在运转以提供电力保障啊。每天能看到公交车在路上跑,路上的小汽车也在呼呼地,这些活动说明,大气污染物排放并没有停止。

在我发微信文章之后,有读者留言,北京还有不少乱烧垃圾、烧杂物的地方,远处能看到冒黑烟。我无法确定就是春节期间雾霾的“一根稻草”,但这些问题在一些地方的确存在;再加上原来空中已积累的可凝性颗粒物,总的污染物浓度并不低。

2.雾霾或PM2.5显示的污染水平,与天气条件有关

雾与霾,并不是一回事;简单的区分办法是,如果是雾用手摸头发,手是湿的,而霾不能湿手,手是干的。

现在的PM2.5以及大气环境质量指数,是经过计算得出的。从国家网站上查不到全国的平均数据;只有省市观测点的数据,也是经过计算得出的。

有研究认为,天气因素对大气污染的贡献为17%左右。个人认为,首先,将较长时间较大空间放在一起计算,结论没有多大意义,如100天是好天一天是雾霾,平均出来的数据能说明什么问题啊。其次,就某个雾霾天气发生情况看,由于湿度的增加导致PM2.5数据由几十增加到一二百是事实,原因是可凝性颗粒物吸湿增大(有人说二次粒子有人说再次污染)形成雾霾。

2013年以后的脱硝启动时间与雾霾大范围出现时间几乎吻合,但本人不能作出湿法脱硝就是雾霾发生诱因的结论;尽管气候变化的结论就是通过数据相关性研究得出的,所以气候变化的科学问题引起很大争议;最后的一致意见是,气候变化属于政治议题。

对雾霾发生的原因,我在2000年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资源环境形势与可持续发展》一书中就提出一个地方大气污染的三要素,地形(当时有山凹里的中国一说)、气象条件和污染物排放,这是构成一个地方大气污染的外部因素,但每个地方的污染源还有差别,主要是污染物的排放源(构成)不同。

由于可凝性颗粒物的大量排放并在空中积累,出现雾霾是可以解释的;一旦出现静稳天气条件可凝性颗粒物会集聚,或刮东南风湿度加大后可凝性颗粒物吸湿增大,即使原来积累在空中的污染物也会形成雾霾天气。请注意:有集聚污染和二次污染的说法。当地污染物浓度高是内因,遇到不利气象条件是外因,内因在外因的作用下迅速增高PM2.5浓度发生雾霾。

颗粒物越细,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可能越大。表观上,原来的粗颗粒物仅“黑”鼻孔,而超细颗粒物会损伤心肺。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完成的“大气二次污染形成的化学过程及其健康影响”课题研究显示,中国大气PM2.5暴露引致每年130万人过早死亡。

二、虽然雾霾天气少了,但要打赢蓝天保卫战就必须解决污染问题

1.关于脱白的争论

如果你研究雾霾问题,会在媒体上的文章中发现,关于是否要对烟囱排放的烟羽进行深度减排(也就是俗称的“脱白”),隔空喊话已有一段时间,微信公众号《武安君》对此推送了一系列文章,从中发现三个有趣问题:一是脱白是“好看”还是实质性减排,存在争议;二是主张脱白的是冶金等工业部门的专家或相关人员,而电力行业的专家或相关人员不主张脱白;三是隔空喊话的人的影响力不同,总体上主张“脱白”的人的影响力小于不主张“脱白”的,这一点可以从生态环境部和中电联文件“不要求强制脱白”的表述上看出来。

从技术层面看,还有一个烟气换热器(GGH)是否要安装的问题。从《武安君》公众号看到,苏跃进等人在“氨法脱硝未参与还原反应氨气产生的氨排放”一文中认为,“取消GGH导致雾霾发生说”双方仍需增强解释力。文章提出,国内引进湿法脱硫时都带GGH,日本燃煤电厂都设GGH。取消GGH的根源在于环保部门要求湿法烟气脱硫取消GGH旁路。基于取消GGH对烟气扩散能力影响不大等的认识,国内GGH被大量取消。对湿法脱硫取消GGH是否导致雾霾的发生,学者提出大量质疑。主要争论点在于取消GGH后烟气的扩散能力下降、抬升高度下降、水蒸气排放量增加、丧失对雾滴及颗粒物的拦截作用等。苏跃进将双方主要观点整理成一个表,有兴趣的人可以看一看。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个人认为,争议的背后是经济性问题。有关研究表明,如果电力部门上GGH,要多投入十多亿。究竟增加多少投入没有确认,尽管我认识电力系统的一些专家。我的疑问是,国家已经给了脱硫脱硝的财政补贴,就是要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如果不够,可以继续研究申请,为什么就是关关关?需要强调的是,深度治理和消除白色烟雾即“脱白”,不是消除“视觉污染”或“美容”,而是控制和减少白色烟气中的超细颗粒物排放,以免加剧雾霾污染。我国一些地方已经发布标准,要求采取烟温控制、湿度控制及其它措施,收集烟气中的水分,减少烟气中可溶性盐、硫酸雾、有机物等可凝结污染物排放,治理和消除有色烟羽或白色烟雾,这就是“脱白”。

在某场合听某人说某人是“民间科学家”,我打心底里对这种说法反感。只要对治霾有利,不管什么人,均可以也应当听取他们的意见。毛主席曾经说过,卑贱者最聪明;另一说法是,实践出真知。如果我们的治理雾霾方案脱离实践,与“纸上谈兵”就没有差别了。

2.严格控制超细颗粒物排放的原则

对控制可凝性颗粒物,本文提出几个原则。

一是疏堵结合。关于疏堵的利弊,早在大禹治水的时候已经有了结论,但实践中一些地方一些人不顾实际,一味要堵,要关掉企业,这与中央要求的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是不一致的。应该在疏上做更多文章,通过技术进步,收到既减少污染物排放,又能促进产业升级、提高竞争力的目的。

二是循环经济环保产业结合。我国原有污染治理的思路和做法是将污染物由一种形态转变为另一种形态,是全部投入,是花费大而且不产生经济效益的,应该改变。应当将污染物治理与废物利用结合起来,将脱硫脱硝与余热利用结合起来,从而起到既达到污染物排放标准、又能增加综合利用产品或提供热能供应,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三是推进脱硫脱硝脱汞等设施的一体化等。本人在调研中,专门问过一位电厂的总工程师,上了脱硫再上脱硝大概多花多少钱,他告诉我的数字是大致增加一个点的厂内能耗,按他们厂的情况折算大概年投入1000多万不足2000万,这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用一个形象的说法来比喻电厂环保:画蛇添足穿鞋戴眼镜。发电达标排放(这是应该也是必须的)应当用尽可能少的设备,现在是除尘、脱硫、脱硝,以后可能还要脱汞,再加上在线监测。其中的每一个过程都要增加能耗,因此应当将治理设施一体化,这也是我十年前呼吁的,虽然很少人这么做我还是继续要呼吁。

具体的技术路线应当由市场发现,而不是某个人来指手画脚,这是中央确定的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基本要求。如果张三说朝东李四说朝西,地方和行业就无所适从了。如果有人要我介绍一些技术,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