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PPP的金融观——为川发改297号文点赞

时间:2017-06-14 09:43

作者:王强

导报的读者大多有孩子。在小孩成长道路上,应该是规矩多一点,还是宽容多一点,这对各位家长来说都是大学问,也是大难题。太多的事实都给出了正反两方面的证明。中规中矩并不代表能够培养出人中龙凤,反而有可能养出个废物。更何况,家长们还会用不知从哪里批发得来的土规矩、土政策。另一方面,适当宽容,甚至是更大尺度的宽容,让孩子自然生长,加以适当引导,反而会造就杰出人才。人有自我学习的能力,但这不是条件反射,这是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

(一)PPP的中国尴尬

PPP在中国也是一样的,他到现在还是个孩子。很多专家一直讲,PPP在我国不是新生事物,BOT不就是PPP吗?非也!以前的BOT要做双评吗?以前的BOT要按绩效付费吗?那个时候大多数人可能连“绩效”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只能这样说,此时的PPP还只是在娘肚子里,还在孕育中。前后对比,肚子还是那个肚子,但是娘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个时候,娘的周围都是穷亲戚,真的帮不了啥忙。现在可不一样了,四周都是富邻居,有钱!并且个个都想拿钱领养个回去。娘自己也发生了变化,营养好了,眼界也开了,养出的孩子自然也今非昔比。但是,穷孩子也好,富孩子也好,日子总归要一天天过,总不能刚刚学会走路,家长们就畅想孩子什么时候来个半马、全马?总不能才会蹦几个外语单词,就寻思有朝一日,走向世界舞台,与国际大佬们共同指点全球PPP的江山?总之,正如心灵鸡汤里的一句老生常谈,认认真真过好每一天。

然而,近半年以来,这个之前快速成长的孩子有夭折的危险,就算不夭折,也会长僵掉。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小孩的家长对他立的规矩太多,父母们、爷爷奶奶们、舅舅阿姨们,甚至有隔壁邻居老王们纷纷、不厌其烦、接二连三地、循循善诱加谆谆教导,教育孩子这个不准,那个严禁,这个是坏人,那个是骗子,甚至不准离开家长视野半步。如果小孩子胆子稍微大一点,稍微做点家长的规矩字典上没有的事,就会遇到严厉的核查。同样,爷爷奶奶们、舅舅阿姨们,甚至有隔壁邻居老王们也会加入核查的行列。并且,更有甚者,这些到底什么是PPP、未来中国PPP孩子会长成怎么样都搞不清楚的长辈们,不断叫嚷着要组成专家团,将各处拼凑的土洋规矩尽早立法,貌似为孩子茁壮成长考虑。不仅如此,不顾孩子正在处于花季,正需要阳光、雨露、关怀的现实,纷纷拿出10多年以后孩子才会可能面临的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那一套“治理”和“规范”东西来警示。

于是乎,各地的PPP孩子被吓住了,脑垂体开始自觉和不自觉分泌出不良物质来,最后拒绝生长。好点的,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和陌生人说话,最后大脑萎缩,智力退化,最后说不定还弄个自闭症。吃的也是家长们精心挑选的珍馐玉馔,我们小时候吃的炸知了、烤红薯肯定不会碰,到头来,免疫力下降,死了。如果当前的趋势一直维持下去,最后中国PPP的前景是不容乐观的。最可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中国妈妈们辛辛苦苦按照各类中介学校“育儿规范”培养出来的PPP娃娃们,外国老师还不承认!尽管我们高呼中国PPP的成绩,但是至今国外顶级专业机构并不把中国的PPP项目统计进去,洋大人真是可恨之极!

所以,半年来这个文那个文,表面上是为PPP好,最后实际上是把中国PPP给坑了。各类中介学校反正不管,怎么都好,无论如何都赚钱,有奶便是娘。倒霉的是各个地方政府,各种融资渠道纷纷被都堵死。黄世仁没有了,但是杨白劳却更穷了,因为既没有人给他借债了,也没有人请他打工了。本来指望着向黄财主借俩钱,把家里的两间破瓦房整巴整巴,来年替喜儿说个好后生,家里也算添个壮劳力。黄财主也知道杨白劳老实巴交,也愿意把钱借给他,但是乡里却这个不准那个不准,最后黄财主只能随儿子移民海外,杨白劳真的成“白劳”了。最令人窝火的是,乡里干部都是新来的大学生,满脑子先进理念,不仅让老杨识文断字,还要他在规定的时间内学外语,学计算机,力争早日当上具有市场经济先进意识的新式农民。

结果是可以预料的。几年一过,老杨还是那个老杨,喜儿还是那个喜儿,房子还是那个破房子,唯一的变化是,老杨可能知道PPP可以弄到钱,但是,很难。如果我们不正确认识经济发展和PPP的关系,不是实事求是,反复拘泥于PPP的各种自编的规范,将遵守规范当作PPP的目标,将实施PPP当作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那么地方经济的结局不会好到哪里去。正如培养一个孩子,培养的孩子的目的不是让他背负各种规矩,而是让他成为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用的人,本末不要倒置。

(二)PPP的金融观

众所周知,本人喜欢拿英国PFI/PPP 说事儿。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一件事是,英国在九十年代初推行PFI/PPP之前,也就是八十年代中期,突然放松了对金融的管制,史称“Big Bang”,从而不仅发展了债权市场,更为重要的是大大推动了股权市场,是英国迅速完成了现代金融体系的改造,也使伦敦快速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率先从中得益的,便是基础设施领域。也就是这之后,撒切尔夫人启动了国有企业和公用事业私有化改革,使英国社会和国际资本能够购买英国企业的股票,从而满足了撒老太提高公用事业效率、扩大投资的目标。私有化成功以后,政府看到了资本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意义,进而推出了PFI。所以,如果说英国的PFI还能算那么个回事儿,与金融体系的改革,现代金融市场的形成不无关系。比如,在英国引进了大量优秀的金融中介服务机构,特别是评级机构;并且向国际市场开放。PFI项目资本金不仅仅只有10%,并且就是这区区10%,也是可以借贷而来,真正是“明股实债”。在一个资本高度流通的市场,非但贷款利率低,并且PFI项目的社会资本在融资交割完成以后,没过几年就可以退出。因为是处于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所以,实际上英国PFI项目也不是那么特别死扣双评,因为项目不多,都在政府支付能力范围之内,另外,金融改革后,出现了大量的机构投资者,PFI项目可以拿来交易,交易就会有利润,有交易成本,所以当初的物有所值评价就毫无意义。伦敦M25环线公路的PFI项目的物有所值是高速公路署自己弄的,意思意思就行了。也就是英国有了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有了PFI/PPP, 世界范围内的基础设施投融资才会兴起,直到今天还是这样。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再讲讲法国和欧洲大陆。十六至十九世纪以来,欧洲好几个城市或国家做过世界金融中心。先是荷兰,因为海运贸易需要融资,所以,各种各样金融交易,融资手段应运而生,为了一次高风险的航运发债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到了十九世纪的法国,法国皇帝雄心万丈,要到海外修建苏伊士运河,实施法国版的“一带一路”战略,那么钱从哪里来,国际市场上融啊!与此同时,小拿皇帝在国内也没闲着,大搞城市美化运动,大兴土木,也需要用钱啊,于是各种融资方式纷纷登台,于是巴黎便成了世界金融中心。所以,为了发展而借钱,天经地义!如果金融观念还是停留在小农意识,还是抱着“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陈腐的帐房先生思维不放,如何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如何不让西方大佬们看笑话?想想就令人捉急!

人类经济发展史其实也是一部借钱史,金融史。只要在发展,钱只会借接越多。比上面更早、更野的案例还有很多。十三、十四世纪,意大利人可以为了打仗发行债券,谁融资多谁就会赢。英法百年战争,双方都发了债,最后英国赢得原因是英国人的融资成本更低,但信誉好,可以借到等多的钱。打仗也居然被搞成了PPP融资模式。美国独立战争,美国人一开始也没钱,也是向北美、向欧洲、甚至向英国借钱,用英国人的钱打英国人,美国人的骨子里就有金融创新思维!试想,战争是人类风险最高的事业,都可以借助金融手段,我们各地为了发展,多借了点造基础设施,造福于人民,有什么不可以?!

所以,为了发展而融资,即使多借几点,也合情合理。等基础设施造好了,经济发展了,自然也就能够还钱了。这就是PPP的金融观。

(三)为什么要为四川省点赞?

近几个月以来,中国PPP的主题是“规范”。规范发展,固然很重要,但是PPP对于我们还是新生事物,还在摸索中,什么才是真正的PPP规范,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规范现在已经成为权威的代名词,谁立规范更早,谁就可以被奉为PPP的正朔,而不是真正为地方解决现实困难和问题。所谓PPP的规范,现在已经演化成一部不能自圆其说的圣经。在边上帮助鼓吹“规范”的专家们,实际上希望方丈尽快把它们立为PPP庙堂上罗汉,好让不知真假的善男信女们多给它们烧几个香火钱。Policy Maker们既缺乏逻辑思辨,又没有想象力,左右大脑都有缺陷。往往是第一部圣经漏洞百出,文字也不通,就用第二部、第三部圣经来打补丁,擦屁股,没想到路面上照样污秽不堪,直至禁止人们发生正常的生理活动。即使活动,也要按照圣经规定的方式来。所以,大家只好苦憋着,市场噤然一片,如同夏日里闷热的午后,大伙回家睡觉。现在唯一活跃的,就是一些培训机构和不负责任的媒体,其实就是庙门口转悠兜售香火的小贩,一边办各种解读班和投机取巧班,一边竭力渲染紧张气氛,好让你尽早中套掏钱。所以,中国PPP的生态圈,利字放中间,义字很少见。

但是,昨天下午,令人烦闷的午后的天空,从西南方向突然传来一声炸雷!这就是川发改297号文,《关于积极开展综合金融服务加快重点项目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模式建设的通知》。通篇文件,居然没有“规范”二字,更多的是积极、支持、鼓励、协助、协调、创新、对接,解决、辅导;更重要的是,出现了“勇气”。这么多年来,四川省还是保持了总设计师他老人家身上固有的开拓创新、实事求是的精神,不追求本本主义,坚持“发展是硬道理”,并清醒地认识到,只有发展了,各种问题都会解决,各种风险就不见得最终演化成风险。这么简单的道理,地方上都看到了,有关部门为什么视而不见呢。其实,中国地方债务风险本身就有可能是个伪命题,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炮制的理论假象。对比一下国际金融发展史,即使风险大到金融危机,美国还是那个美国,英国还是那个英国,最后反而更加强大了。既然我们地方债务总体可控,为什么还要弄出各种紧张气氛,让地方无所适从,不知其中是何道理?

再回头讲讲297号文。此文正文只有区区三页,但是思路清晰、实事求是。首先要求各地对PPP有切实的认识,正视PPP的各种不利因素,如规模、期限、政策和退出等。同时,也要求帮助地方解决强推PPP之后带来的各种问题,殷切之情,溢于言表。其次,秉承了正确的PPP的金融观,要求各种金融工具,主动发挥作用,积极承接地方困难,打组合拳、通过创新、扩大服务。特别是探索创新担保方式和投贷联动、投贷报贴一体化,PPP基金与承包商和行业运营商组成联合体等,这些前一阶段在行业中热议的敏感问题,在297文中,都有了拨云见日的苗头。

最后,297文表达了地方要发展,要金融的呼声。地方早已准备好了,接下来看上天能否下一场豪雨了。如果上下合力,中国PPP还能往前走下去,否则,不仅PPP会遭人唾弃,地方经济发展也会受到制约。


所以,必须为川军团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