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快评】环保上市公司进入百亿营收时代 PPP“泡沫红利期 ”已过

时间:2018-04-13 09:55

作者:薛涛

危记者写了不少,再补充几点:

1、未来减杠杆大环境下,PPP在规范中进入相对(前期膨胀)紧缩阶段是大概率事件,虽然有些风声鹤唳但PPP突然死亡却是小概率事件,而且由此普遍质量提高和运营创新出现是大概率事件(虽然总体平均质量去趋近国际水平依然需要很长时间)。作为一项改革走点弯路曲折起伏很正常,大家几年来一贯呼吁的风险分担、长期绩效、分类分析等要点正逐步被各方重视。

2、192下央企退,但是23号文和及时付费保障不足的背景下,退出来的坑并不都是民企“哈皮”的机会,工程退运维进才是里子,稀缺的运营资产(但大部分“不是”使用者付费)才是民企应该争取的资源。

3、和微信圈在其他领域一样,喷子和忽悠最容易吸引流量,但前者不能获得政府的有效合作从而无法促进现状改良,后者更是为轻信者误导方向。浮躁时泼点冷水,低潮时给点暖风,其有效性背后依靠的是尽力专业的解析。E20研究院近期会用环保退库数据情况尝试找找当前春季冷热交替中的一些趋势。

——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

附:

环保上市公司进入百亿营收时代 PPP“泡沫红利期 ”已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危昱萍


对诸多环保企业来说,2017年过得非常滋润。

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发现,截至4月上旬,环保上市企业中的不少龙头公司都已发布2017年年报。

从营收来看,北控水务(00371.HK) 和光大国际(00257.HK)已稳坐“百亿元营收俱乐部”,营收分别达到211.92亿港元和200.43亿港元。启迪桑德(000826.SZ)、首创股份(600008.SH)则分别以93.58亿元和92.85亿元的营收拿到“准入证”。尚未公布年报的碧水源(300070.SZ)和东方园林(002310.SZ),2016年营收分别为88.9亿元和85.6亿元,也有望进入“百亿俱乐部”。

对于下一个“百亿营收”的上市企业,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我国环境问题不断升级,不断复杂化和系统化,未来诞生的“百亿营收”级别的环保企业肯定越来越多,也将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而《关于培育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市场主体的意见》则提出,到2020年,要培育50家以上产值过百亿的环保企业。

目前看来,环保企业仍然处于快速发展期,不过2017年导致环保行业快速发展的因素之一——PPP模式,在2018年的控制将更为严格。北控水务在年报中称,今年预计新签约300亿元左右PPP项目,较2017年500多亿元的签约量减少了4成。

薛涛认为,环保PPP项目火爆度将减弱,工程导向公司的红利结束,技术、运营、维护、绩效等导向的公司,愿意花成本建设自身能力的,将活下来。

百亿级企业“多点开花”

若以1998年《城市供水价格管理办法》为起点,我国水务改革已走过20年。

目前,水务已成环保业投资最大的领域,也是“百亿营收”企业的聚集区。“帝都双雄”北控水务和首创股份皆主营水务,光大国际以水务起家,该业务壮大后已剥离为旗下的新加坡上市公司光大水务(新交所:U9E)。

据薛涛提供的统计数据,20年间,水务上市公司从10家扩至44家,平均营收从5.5亿元涨到26.8亿元。

目前环保业营收第一的北控水务,根据该集团2017年报,水务总设计能力为3138.8万吨/日,去年共签约11个水环境综合治理PPP项目,共计521.58亿元。首创股份则是国内首个锁定水务环保领域的国有上市企业,目前运营的重资产水务项目规模达到2308万吨/日。

光大国际从水务起家,该业务已剥离为上市企业光大水务。光大水务去年收入35.92亿港元,同比增长44%。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光大水务共持有94个水务项目,水处理规模534万立方米/日。

在这三大公司年报中,除了国内市场,海外市场的开拓也不断进行。北控水务在葡萄牙有24座污水处理厂,澳门有1座污水处理厂,新加坡有1座再生水厂,设计污水处理能力42.72万吨/日,营收2.91亿港元。葡萄牙13座供水厂设计能力为3.6万吨/日,营收2.285亿港元。二者合计营收占总营收的2.45%。

光大国际首个海外垃圾发电项目,越南芹苴垃圾发电项目去年开工建设,预计今年建成投运。该集团行政总裁王天义还表示,“力争用五年时间打造全球一流的生态环境企业”。首创股份则在年报表示,服务中国、新西兰、新加坡等国家5000余万人口。

除了水务领域,固废领域也涌现一批环保上市公司。比如启迪桑德,在其各项业务中,固废占比最大。不过,2017年环卫则成为该集团增长最快的业务。

年报显示,2017年新增城乡环卫一体化业务运营服务合同235份,合同额合计约10.3亿元,环卫收入从2016年的7.93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17.88亿元,增幅高达125.39%,也因此成为启迪桑德第三大业务。

“启迪桑德的环卫业务布局早,提前有所准备,加上作为全国性公司执行力比较强,因此项目落地多。除个别省市外,环卫项目几乎遍布环卫市场放开地区。”启迪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新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项目积累多,往往会遇到管理瓶颈。张新建表示,目前启迪桑德通过互联网、物联网技术构建“环卫云”,加上ERP管理,经营管理相结合,来突破这一瓶颈。“公司投入研发做环卫云,这块其实受资金限制,小公司可能做不到,但启迪桑德这样的体量成本摊薄开来相对小很多。”

对于下一步,张新建表示,环卫市场开放度还差很远,未来一两年的第一任务还是把规模做起来。全国三四百个项目要互相联合,做到互联、跨界、融合的互联网环卫,再结合再生资源,两网融合,同步推进。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们的定位是城市综合服务商,环卫业务从垃圾清扫运输扩大到绿化、路灯等方面,打造全面覆盖市政相关公用设施养护维护业务能力。”张新建说。

环保PPP项目紧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这些环保龙头企业年报中,PPP是共同的关键词。

启迪桑德去年的市政PPP业务合同数为5个,合同额总计28.7亿元。过去三年,启迪桑德共获得37个PPP项目,总投资额达330亿元。其中有稳定运营收入的项目占比约85%,9个项目入选国家财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名单。

首创股份所签署的PPP协议已经涉及供排水、河道治理、固废处理、园林绿化、海绵城市建设以及区域综合环境治理等领域。

而光大国际行政总裁王天义本身就是业内知名的PPP专家。光大国际2017年报称,集团“积极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的PPP合作,并促进PPP相关标准的制定和发展,以扩大本集团在PPP领域的影响力”。

北控水务可谓是环保领域的PPP项目大单专家。去年签约的11个水环境综合治理PPP项目,平均投资47.4亿元。其中,内蒙古包头城市水生态提升综合利用PPP项目,是继北京通州水环境治理PPP项目后,又一个少见的百亿级投资项目。

然而,经过了2017年的快速发展,进入2018年,各大环保企业的PPP项目或许将进入“收缩期”。

在年报中,北控水务预计2018年新签约300亿元左右PPP项目,并将更注重收取有收费来源的存量项目。据悉,这是因为项目清库下,挑选项目需更加谨慎。

在4月2日的“2018(第十六届)水业战略论坛”上,北控水务集团高级副总裁杨光透露了今年PPP项目投资方向:一是以北控水务500个工厂出发去找河,解决河的问题;二是正常投资外面的PPP项目,但会非常慎重,今年重点会投向华东地区、华南地区这些经济相对比较发达,而且水污染治理正在发展中的一些地区。

另外,过去一年,PPP项目受到多项政策规范,被清库的PPP项目中生态相关项目数量占4.6%。北控水务相关负责人在4月4日的业绩后非交易路演上表示,192号文限制了央企投资PPP,92号文限制了明股实债,32号文限制了地方政府城投公司。这些限制反而使得北控水务这样的混合所有制公司将更有所作为。

“从去年年底来看,PPP项目的规范是一个值得肯定的积极工作,对整个行业包括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约束,都是一个很好的动向,对环保行业来说,也是一个利大于弊的解决方案。”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曾在3月1日的环保企业家媒体见面会上,对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表示。

薛涛表示,尽管有这些限制,但PPP还是会向前走。“不过,从宏观角度来说,央地财权事权分配没有清晰的结论,国家降杠杆等措施都会影响PPP项目的发展。而从PPP本身来讲,过去三年的快速发展,形成了标准流程,也扩大了认知度,但同时伴随着‘异化’和‘泛化’的问题。”

他指出,这一系列的规范政策相当于PPP“长得乱七八糟的时候给修剪修剪”,可以预见以后PPP项目不会像前几年那么火爆。

而对环保企业来说,整个大盘子下降,公司这块的业绩会面临紧缩。“其中,技术、运营、维护、绩效等导向的公司,愿意花成本建设自身能力的,还能活着;而工程导向的企业只是追个风口,揽一波工程,做完就走,什么都不留,它们的红利期结束了。”薛涛总结称,“需求旺盛时,什么产品都有;需求不旺盛时,好产品才能活。”

对环保企业来说,经历了2017年环保政策趋严和PPP项目大发展的双重政策利好,如何在2018年进一步“修炼内功”,在做好主业之外开发新兴领域,将是摆在环保上市企业面前的一个必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