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两山经济》自序 | 在绿水青山的增量之中获取金山银山

时间:2018-06-07 16:26

作者:傅涛

“我们在思考和实践中,发现并总结了支撑两山经济的四个价值规律和两大实施路径,并将它用于理论的总结与实践的指导。如果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支撑,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支撑,那么两山经济就是生态文明社会的支撑。《两山经济》是时代的产物,也是历史的产物,虽然不甚成熟,仍然全力奉献,权当是一次理论与实践的争鸣。”

blob.png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 傅涛

人类社会近代最伟大的进步是工业文明的兴起。

环境保护作为工业文明的伴生物,从被动的呼吁,到主动的强调,再到重要的组成,始终是工业文明一部分。环境保护因此承继了工业文明的思维方式和基本逻辑。在工业文明之下,环保是经济的对立面和保护伞,不管我们如何强调和粉饰。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个伟大的命题。但是,这个命题绝不仅仅是传统经济学算法的进步能够证明的。不超越传统经济人的基本假设,不超越传统价值论的基础定律,只能在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艰难抉择,无法实现绿色青山与金山银山的统一。

人类发展的初期,受制于科技和交通,各文明之间相互分割。丝绸之路的开通,尤其是大航海的壮举,让地球一度成为一个充满张力的开放系统,工业文明带来的技术革命极大地拓展和释放了人类的能力。工业文明巨大的发展张力也引领了人类社会200年的突飞猛进。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人类发展也站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上。人类的发展碰到了地球资源和环境承载力的天花板。另一方面,全球一体化的兴起,以及核威慑的作用,进一步终结了发达国家强权对发展中国家的无度掠夺。这两大制约极大地限制了扩张性经济的发展,在发现和征服新的可利用星球之前,人类社会进入命运共同体阶段,地球则进入内生式增长的时期。

在内生式发展阶段,许多社会规则和经济规则将发生根本性变化。环境保护及其所对应的环境产业同样站在历史转折点上。

生态环境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环境保护作为经济的负面,对经济产生巨大的约束与冲击,经济发展则给予环境行动一次又一次的反击,而环境保护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击中不断壮大。

当前,中国乃至世界,都进入发展的转型期,地球人已经无法按照大开发的思路发展经济。在环境事业欢呼大跃进的时候,经济及社会的压力空前之大,以至于中央多次强调必须要从政治高度看待生态环境。尽管政治可以统领经济,经济也难以简单承受充分环保之重。

经济建设不搞大开发,并非不开发,而是不按照原来的粗放模式开发,这是对传统工业增长模式和城市发展模式的终结。

我们的技术能够彻底去除一切污染物,因此做好点上的环境保护并不难,难得是把环境保护做得充分和均衡,难得是做好环境保护的最后一公里。我们面临的难题是,彻底治理的成本远大于过去几十年的经济所得,如果几十年的所得都通过生态环境治理与修复偿还回去,一是经济上承受不起,二是社会不公平,因为过去的污染者并未履行充分的支付责任。

环境保护是个伟大的事业,但是传统思路上的环境保护事实上只不过是在延缓和减少人类对自然生态的破坏,降低自然生态对人类的反作用。传统环境产业在某种意义上,在帮助人类自我陶醉,自我麻痹。

如何解开这个难题?

好在自然生态有着巨大的修复能力,每时每刻都在产生巨大的价值增量。好在生态文明体系有足够的政治耐心和政治魄力。充分发挥体制的能量,充分利用自然生态巨大的能量和价值,就会看到一条新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简称两山论),一条实现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充分统一的绿色发展道路。

列宁说,真理与谬误只有一步之遥,环境保护与两山论在思路上也只有一步之遥。

两山论就是要实现绿色发展。发展容易,绿色发展不容易,产业绿色了还要再占据发展的前列,就更难。因此绿色发展核心是涉及发展模式的绿色转型,工业如此,城市建设发展亦如此。

当下,所有产业都面临两大转型,一是互联网化,二是绿色化。互联网化的发展目前领先于绿色化,这得益于互联网的技术突破和互联网金融的促进。技术不是绿色转型的动力因素,而是核心保障因素。两山经济力求实现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的协调统一。实现这个统一,仅靠技术动力不足,这是一次以人类价值观为主导的综合转型,涉及需求方式、供给方式、核算方式以及价值链的重构。真正的、彻底的发展模式的转型升级,需要新的文明体系来支撑,这个体系就是生态文明。

李泽厚先生说中国文化是早熟的文化。中国早在2000年前就形成了人与自然、人与人共存的文明体系。现在,相对封闭的地球文明也开始成熟,生态文明在文化早熟的中国首先开花结果也是一种必然。但是,现时代的生态文明是一座全新的地球大厦,这栋生态文明的大厦属于全人类。生态文明大厦有着全新的四梁八柱,两山经济是四梁八柱中的顶梁柱。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根本上是中华文化的复兴,中华文化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因为文化的特性维系了中华民族的大一统,外族侵略和文化侵扰也断不了中华民族之根、中国文化之根。

生态文明之下,人类发展需要新的经济理论。

在自私的经济人假设之下,环境保护始终站在经济的对立面,因此面临两点根本性困境,一是责任主体对环境包袱的不情愿,需要外部力量来强制推动,二是先做环境保护的吃亏,提高了环境成本,降低了产品和服务在当下的竞争力。

环境保护是工业文明的副产品,环境产业则是工业经济的副产品。环境产业在中国有30多年的发展历史,在世界历史中则更长。环境产业服务于城市和工业的环境保护和节能,无论是对排放达标的服务,还是对环境质量的服务,都是经济主体的成本中心,是环境服务的外部化、专业化和资本化的产物,虽然环境产业在后期与主体产业和城市运营融合,延展到工业清洁生产和城市运营服务,环境产业仍然是工业经济的副产物。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欧洲是最先倡导可持续发展的地区,通过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议等国际公约来推进,二十多年下来,总体推进受阻,根源在于世界主流价值观不支持,自我优先,个体优先是目前价值观的主流,尤其是在美国。

西方价值观中为了平衡社会和自然的压力,依靠慈善系统做出的社会和自然反哺,但是慈善不在经济体系的主流,经济比重太小,且依托第三方力量,不能持久,一旦经济收益下滑就会退缩。政府也承担了反哺社会与自然的作用,但是受制于各国不同的政治体制,这种反哺不能持续稳定长久。

如何将生态环境的价值融入社会经济主流,实现绿色发展,完成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融合,需要经济理论的突破。

建立新的经济理论,首先要破除经济人的自私假设。

当人类社会认识到社会问题、自然灾害对自己利益的间接的、长远的影响,部分个体开始通过不同方式表达属于自己短期利益之外的消费责任,这构成了两山经济的需求基础,这种需求有的自觉体现在了产品和服务需求之中,比如你愿意因为环保责任而购买可降解的餐盒和电动汽车;也有的需要强制性的手段来实现,比如必须且只能购买无氟冰箱;有些需要国际公约来约束,如对约束二氧化碳排放而形成的国际CDM机制。通过利他实现利己是中国传统的价值观,这是对 “自己优先”价值观的价值否定。未来人类对于非直接利己的消费所占的比重,是人类社会生态文明发育水平的标志。

建立新的价值规律,要重新考虑供给的形式。

在工业文明体系中,人类劳动是价值创造的主体。在生态文明体系中,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比起地球生态的价值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到。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人类社会的供给革命,许多社会价值在人类不经意的社会生活中产生,进入人类对价,因此互联网经济注重流量和关注度。以百度知道为例,无论是提问还是回答,百度都不是内容的直接供给者,百度只是系统的开发与维护者,但是百度知道的价值属于百度。回到生态文明的大框架下,大自然中飘逸的能源和资源的绝大部分没有被人类生产生活所扑捉。人类劳动更大的价值在于链接自然界中循环的价值增量。诸葛亮借东风打赢赤壁大战,成为仅次于周瑜的第二功臣,他用他的劳动(通过做法事来标识“东风”是他借的)链接自然能量创造大价值,而周瑜是用劳动创造价值。通过师法自然,在保护自然存量的基础上,可以巧妙链接大自然的循环增量,创造经济价值。两山经济,强调的是自然生态不仅本身是有价值的,而且时时刻刻都在产生价值增量,这个价值增量是能够被人类劳动所链接的,因此,可以在不消耗绿水青山存量的前提下,将价值增量附加到社会的产品与服务中,实现价值增长,这个价值供给的方式,是两山经济的供给规律。

建立新的经济规律,要拓宽我们的视野。

人们总说商人短视,因为商人必须在经济活动的当下的这笔交易获得收益,否则商业难以持续。我们说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因为自然生态的价值流转和社会生态的价值流转需要时间。我们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因为在不同的时空范围之下,同样一件事,经济核算的结果会不同。工业文明的主逻辑是价值切割成越来越小的单元,因为核算单元小,产生效率的提高,但是单元越小,人越会成为卓别林《摩登时代》中的机器。而战略家需要在更高的维度、更大的尺度之下看待得失利弊。如果不是20-30年的周期,我们无法决心投资BOT项目,因为BOT项目的前几年都是亏损的。如果我们将水体修复与土地价值收益严格分割核算,水体修复就无法实现收益平衡。如果不考虑北京城区的水资源的价值收益,密云区的水生态保护与涵养就难以持续。

当然,通过行政力量是我们统一核算的主流方式,这依托于良好的行政效率与公平,而且通道过于狭窄,对于跨行政区域、国际生态环境问题,则无处着力。两山经济就是要拓展价值核算的时空范围,把不同时间和空间下的价值在当下核算,让经济行为自身可持续。让我们的经济核算更有高度和远见。如果说两山经济是经济算法的提高,不如说是边界条件的改变。

建立新的价值规律,还需要透视价值的本质。

工业经济的价值流的总体是线性的,是有产业上下游的。价值和物质的传递就像是一列列从矿山开出,终点是垃圾场的列车。线性的价值传递过程中,列车上不断产生废物被扔下列车。因此,以处理处置废物为使命的环境产业就是产业链的最末端。两山经济的价值流和物质流是网状的、循环的,更像中国文化的五行,金木水火土之间相邻相生相间相克,五行之间没有高下,两者在一起则必有主次。价值和物质的传递就像环状网状的地铁,循环往复,无始无终。在五行循环的产业链中,每个环节的价值都是链接,而非占用。产业的价值高低好比车站,车站的价值在于线路的数量、停留的时间,最终的价值就是客流量。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一个简单明了的论断,两山论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人类的前程。我想习近平主席两山论的灵感来自于中国悠久的文化底蕴,也来自于共产党人勇于变革的超凡勇气。

我们在思考,中国文明几千年生生不息的准则是什么?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高速发展的核心动力在哪里?难道不同样在于中国文化的底蕴和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精神力量吗。

E20环境平台的研究团队十八年长期致力于环境产业的研究,我们不是经济学家,所以才敢探索性提出《两山经济》,这是在环境产业的不断实践中总结提高、在对十九大的学习中思考提高的结果。我们在思考和实践中,发现并总结了支撑两山经济的四个价值规律和两大实施路径,并将它用于理论的总结与实践的指导。如果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支撑,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支撑,那么两山经济就是生态文明社会的支撑。

《两山经济》是时代的产物,也是历史的产物,虽然不甚成熟,仍然全力奉献,权当是一次理论与实践的争鸣。

傅涛

于二零一八年六五环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