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张勇:慧眼识环境

时间:2018-12-21 09:56

作者:全新丽

上周,福布斯中国发布了2018最佳创投人TOP100榜,启明创投合伙人张勇博士榜上有名,这其实是他连续进入这个榜单了。

blob.png

本着蹭一波流量的朴实心理,行业里沾亲带故的企业、机构纷纷表示祝贺:“我的朋友张勇博士入选了最佳创投人榜单”。

我仔细看了今年这个TOP100榜单,在主要投资领域中,TMT、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都是出现频率较高的热门领域。

榜单中,跟清洁技术、环境领域做朋友的投资人似乎除了张博士外并无第二人。

电话中我向他求证这一点时,他谨慎地表示:环境领域的投资,还有很多基金也在持续做,做得不错,比如红杉资本围绕这个领域成立了基金,涵盖在他们的工业投资里,纪源资本也在这个行业布局。

很巧,他们和张勇一样,也是中持的投资人。

我是吃环保饭的,对这个产业有极强的感情。

但同时,张勇自豪地说:“我确实是持续在这个行业专注布局也有极大热情深入钻研的投资人。我是吃环保饭的,对这个产业有极强的感情。我秉持着产学研政打通的理念,持续关注这个行业,持续做这方面的投资。”

“我也有一批互相赏识的朋友——不管是企业家,还是研究端”,他表示。事实上,关于他和企业家互相赏识,那确是真正的水乳交融。

张勇爱买手表,企业家们见到他,看见他的手表,谁一表示喜欢,他马上就把表送人家了。据说中持的吴昌敏就有一块“张勇牌”手表。

大家都知道,张勇“出身很洋”,他曾留学读博士,回国后也是在西门子、GE这样的外企,后来又一直在投资领域。

但他本人穿着以朴素风格为主,没有体现出“洋”。鸡腿儿裤子、合身裁剪的西装,是另一位企业家王志新带他去买的。

十年踪迹十年心

2009年2月,时年36岁的张勇告别GE,加入启明,负责清洁技术产业(环境产业)的投资,至今已经将近十年。

此外,张勇还活跃于学界(做大学的兼职教授)、实业。

blob.png

在实业领域,张勇作为投资人,在认可企业家的基础上,自己也以做企业的心态做投资,比如担任企业的副董事长,更深度介入企业运作,希望跟行业企业家绑得更牢一点。

因行业所需,和政府也有接触。这就是他所说的产学研政打通,“功夫在诗外”,没提到投资,但投资是其中重要的线索。

基金有自己的寿命,推出时就有时间限制,5年,7年或者10年等,而环境领域企业的发展周期通常在十年以上,有的长达15年,20年,所以两者并不能完美匹配,从时间和金钱上来讲,投资的试错成本很大。

这无疑会增加环境领域投资者的投资难度,考验他们的眼光和耐性。从张勇的角度,他更看重投资标的的“引擎价值”。

他坦言:到目前为止,有非常成功的案子,有一般成功的,有不太成功的,但是,并没有特别懊悔的事情。是不是一定要通过时间隧道,回到过去,改变当时的决定?

并不需要,因为每一步都是积累。在他眼中,投资是一个金融工具,一个手段,让自己参与企业发展中,参与到环境事业里。

在这个前提下,不光是要找到好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找到好的公司,最理想的是所投资的公司是自己营造的行业生态圈的一个引擎。

其实有点可遇不可求,比如在环境领域遇到中持,在能源领域遇到海兴电力,就是一种幸运。

企业家只要认你,在投资阶段就会等你。

但其实运气也是一种实力,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关于这一点,张勇在之前接受财经媒体采访时做过阐述:选定清洁技术产业的细分领域之后,张勇会非常谨慎地选择“第一单”。

它不但要能带来好的投资回报,而且还要成为启明创投在该行业布局的“影子”,发挥着平台的作用。

将被投资企业的发展节奏和VC周期结合好,以及换位思考也是张勇在采访当中不断强调的重点。

通常,张勇以交朋友的心态,和企业家们接触得很早。从企业家的角度,张勇和他们交流投资理念以及行业认知,会坦诚VC的时间约束等限制和能够为企业做出的贡献,以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

“企业家只要认你,在投资阶段就会等你。”进入到企业之后,张勇及其团队会和企业一起配合,将合作期的价值做正向放大,真正地起到VC应该发挥的作用和价值。自2011年带领启明创投投资中持后,张勇和中持的关系就是一种互相成就、互相促进的关系。

不惧寒冬,环境领域值得长期投入

还记得2012年冬天,我曾和许总、张勇一起出差厦门。

张博士对中持的前景充满期待,那时候大家都预测中持旗下将有一家公司上市,但并没有谁能确切地知道是哪一家公司,以及在什么时间点。

2017年,中持股份成功登陆A股。

环境产业是慢效应,但也是持续效应,甚至是越往后回报越高,这种回报不光是经济上的。

blob.png

(图中前排右四为张勇)

如张勇所言:“成功自然是好的,哪怕不成功的投资也是一种积累。我相信这个产业会给愿意长时间投入的人,勤奋的人,给予足够的回报。有的行业来得比较快,环境产业是慢效应,但是是持续的效应,甚至是越往后回报越高,这种回报不光是经济上的。”

我国正从粗放型的减少对环境排放、控制能耗,逐步过渡为环境修复、环境共生,最终达到环境创造。“它是接下来二三十年可以深挖的一个大行业。”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内外部影响,企业家们都在谈论“资本寒冬”。

张勇认为,不要过度悲观。他开玩笑说:“起码大家还有工作,还不至于挨饿受冻,真正的寒冬可能比这厉害。”

玩笑归玩笑。他说:我觉得环境产业从来都不该成为资本的宠儿。

前一阶段成了宠儿,是因为很多资本对产业有误判,有不合理预期。环境产业,是一个资产性产业,是一个长周期产业,需要非常理性的预期。

这才是环境领域所谓资本寒冬的核心。最近全球环境的不确定和资本挤压,只是把这个问题比其他行业放大了。

不管是创业的、打工的、投资的,一定要对环境产业的特质有理性预期。

当下的资本环境确实是比较糟糕,是不是说是最差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张勇并不这么乐观,他认为可能还会持续甚至更糟糕。

资本透支了预期,因为问题的放大,现在这种断崖式的撤离也是非理性的。

经过严冬期,等产业复苏以后,回头看,大家会看到,环境产业是一个投资可预期的,有理性回报的,同时是又很稳健的行业。

现在这种形势,是会反弹,还是说持续下滑,这个尚无法判断,但是资本的非理性的、过度的恐慌。

对行业来讲,短期有损害,但是中长期来看,可能反而是一个好事——让非理性的资本撤离,让真正理性的资本,和理性的企业家沉淀起来,真的花点心思打磨好自己要干的事情,反而可以为长期健康发展提供助力。

看好什么

张勇首先是看好国际化,有两层含义。

1. 后工业时代国家环境产业走过的路,它们犯过的错误,我们都可以借鉴。国外做的比较好的前端研发,新技术、新产品,我们可以吸纳、应用。

2. 包括中持在内的我国很多的环境企业,长期在中国复杂环境问题的第一线进行深耕,非常了解客户需求,同时,也了解全球环境产业演绎的过程,能够用最好的技术和模块搭建最适合的解决方案,在环境问题非常严重的之前和当下锤炼出来的技能,到了反哺全球环境产业的时间。

这些企业走出去是必然的,不管是带着解决方案走出去,还是说在解决方案上辅助以产品技术走出去,都是有可能的。别的国家30或者50年才能碰到的环境问题,我们十年就都碰到了,这锤炼了我国环境企业的见识。

其次,张勇认为,中国的制造业基础与环境产业真正优势结合的时机到了。

环境产业原来粗放型的投资驱动、粗放型的资源推动、粗放型的大基建,这个时期已经基本过去了。如许总所说,到了技术产品化,产品标准化,以技术产品来真正推动环境产业持续变化的时期。

这方面,中国环境企业有巨大优势,一是靠近客户,对客户理解,会有更多、更直接的第一手信息。在没有成行的服务之前,很多时候客户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需要有解决能力的人在客户端沉淀下去,引导客户进行环境价值管理。

这一点,B端和C端是一样的:告诉客户什么东西是最好的,就如智能手机取代了传统手机,甚至取代了卡片式相机和MP3一样,当产品出现之前,客户并不知道有更好的选择。

在中国做环保,需要多维度的、综合能力的集成,比客户还要懂客户需要什么。

你因为知道了客户的需求,在工程迭代上就有了超级试验田,有了最好的土壤。

中国的大市场,提供了这样一个优势,这个优势怎么样结合制造业的优势呢?

张勇说:你因为知道了客户的需求,在工程迭代上就有了超级试验田,有了最好的土壤。同时中国还在持续供给工科背景的毕业生们,中国的工程人才的储备和持续供给的优势能够在这个基础上加快研发的落地,缩短产品和技术的打磨周期。

这两点加起来,让中国具有了无与伦比的“技术产品化,产品标准化”的优势,具备效率提升的可能。

国际化会越来越成为张勇关注的一个重点,当然这并不表示他投资的主体会转移到这里。他认为,国际化是所有对环保产业感兴趣的人,必须要重视的。

blob.png

他坦承,结合自己的投资人身份,国际化如果变成投资命题,5年内没戏;短期内,国际化不会成为投资重点,但“是我作为环保人应该关注的一个重点”。

张勇把自己当做环保人,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投资人,这可能也是跟别的投资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他说:我们不是做PE的,我们不能等到变现的时候再去做。我们愿意深度地介入到国际化布局过程当中。

张勇现在在做的事,还包括在投资前后端,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把行业的生态圈做起来。比如早期的成长型基金,后端的制造业等,对环境产业做更大、更深入的布局。

热爱才能持久

“做投资,你要热爱这个行业,否则非常容易产生孤独感和挫败感。”张勇这么说的时候,让我有点意外。

创投人士拿着大把大把的钱(这钱还不是自己的)去投自己中意的公司,应该是很开心的事,何来孤独感和挫败感呢?

张勇认为自己的投资是在辅助企业家们创业,自己也在半创业状态。所以,一定要坚定,还要不断自我提升,要和企业家一样有投入感才成。

好的投资人也要有all in的心态。

问及他的工作生活平衡之道,他说这是个伪命题。他曾跟许总说,“我肯定要任何时候都保持一个很好的身体,要锻炼,为了更好地奉献给工作。”

他说自己不是有很多兴趣爱好的人,更多地是喜欢读书,因为工作关系,常常在路上。在路上就读书、听书、思考,总之都是为了工作,锻炼身体也一样。

从外表看,张勇清瘦、和气,是书生样貌,但思想就比较酷了。

我问他读什么书。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不太读管理学的书——我倒不是瞧不起读这方面书的人。”他说。

人如果有自我膨胀的时候,去读量子物理和宇宙方面的书,你就马上就回到现实了。 

blob.png

(张勇微信朋友圈的推送日常)

张勇最喜欢的首先是科技类书,挑战大脑的书:“人如果有自我膨胀的时候,去读量子物理和宇宙方面的书,你就马上就回到现实了。”

确实,太阳和宇宙都会消失,人类文明,每个人的功绩、声名都将归于虚无,一想到这个,多大的心情波动也会平静。

第二类他比较喜欢的,是历史类书籍,不管是世界史,还是区域的发展历史。从时间和空间上延展自我,这是张勇的阅读领域。

与宇宙的恢弘壮丽相比,人的事情是个很小的事情,虽然在采访过程中,张勇也常常对对圈内的人和事儿评头论足——“这段不要写”“此处删去300字”。

但总体上,心中有宇宙的人,大约确实会对许多事情看得淡一些。

而这也并不影响他对环境事业、做企业的热爱,以及兴致勃勃地在企业家哥们儿影响下讨论时尚着装,并去为自己定制合身的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