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这些地方缘何两次被约谈?

时间:2018-08-09 10:10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岳跃国

“保证不被第二次约谈”是很多被约谈地方负责同志的表态和决心,但梳理生态环境部近年来的约谈案例发现,还是有一些地方先后两次被约谈,个别负责人任内两次被约谈。

  继去年1月被约谈之后,今年8月6日再次被约谈,临汾由此与哈尔滨、吕梁、阳泉、邯郸、石家庄赵县一起成为两次被生态环境部约谈的地方,引起广泛关注。

  类似的还有一类,地级市被约谈之后,下辖的县(市、区)也曾被约谈,包括保定、郑州、长治、衡水、晋城等。

  哈尔滨、吕梁、阳泉、邯郸、临汾和石家庄赵县均被两次约谈

  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74个地方和部门(含重复)被生态环境部(原环境保护部)约谈。其中,哈尔滨、吕梁、阳泉、邯郸、临汾和石家庄赵县均两次被约谈。

  最早被约谈两次的是哈尔滨。

  2014年12月,原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负责人约见哈尔滨市政府负责人,要求综合整治被挂牌督办企业。

  2017年11月,因持续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AQI长时间“爆表”,哈尔滨再次被约谈,成为首个被约谈两次的地市。

  最短时间内被约谈两次的是邯郸。

  2017年8月,因辖区强化督查问题整改销号率仅为64%,且未整改到位的问题企业数量最多,邯郸市被约谈。

  仅仅过了不到9个月,2018年5月,因没有完成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任务等,邯郸再次被约谈。值得注意的是,邯郸市永年区也曾被约谈。

  唯一被约谈两次的县是石家庄赵县。

  2017年4月,针对PM10、PM2.5浓度均值同比分别上升55.6%和66.7%,石家庄赵县被约谈。

  2018年8月,针对两轮强化督查共发现大气环境问题53个,且第二轮督查问题数量增加31个,赵县再次被约谈。

  连续两年被约谈的还有吕梁和临汾。

  2015年5月,因辖区部分重点企业和土炼油作坊污染问题突出等,吕梁市被约谈。2016年12月,山西华兴铝业发生矿浆泄漏事故造成环境污染,吕梁市再次被约谈。

  2017年1月,临汾市因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二氧化硫浓度长时间“爆表”问题被约谈。今年8月6日,由于环境监测数据造假,临汾再次被约谈。

  被约谈两次的还有阳泉。

  2016年11月,针对大气和水环境污染问题严重、环保责任不落实等,阳泉市长被约谈。2018年5月,因没有完成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任务等问题,阳泉再次被约谈。

  晋城、保定、郑州、长治、衡水被约谈之后,下辖县(市、区)再次被约谈

  一个地级市被约谈之后,下辖的所有县(市、区)理应全部加快整改,但梳理发现,一些地级市被约谈后下辖县(市、区)再被约谈的情形,也不止一例。

  山西晋城,2018年5月因没有完成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任务等问题被约谈之后仅3个月,下辖的晋城城区就因重点区域强化督查发现问题数量明显反弹被约谈。

  河北衡水,2017年7月因强化督查整改进展缓慢被约谈,同年4月,下辖的深州市就因环境质量形势十分严峻、重点环保措施落实不力被约谈。

  河北保定,2015年4月因白洋淀污染问题被约谈后,下辖的清苑区于2017年8月因强化督查整改不到位被约谈,曲阳县于2018年8月因强化督查发现问题最多被约谈。

  河南郑州,2015年7月因明显存在大气治理工作不力、扬尘污染问题突出等问题被约谈后,下辖的荥阳市于2017年7月因强化督查整改进展慢被约谈。

  山西长治,2016年4月因空气质量明显恶化、环保责任落实不力被约谈之后,长治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于2017年7月因强化督查整改不力被约谈。

  较为特殊的还有新乡和邢台。

  虽然新乡市没有被约谈过,但下辖的牧野区2017年被约谈,辉县市2018年被约谈。

  虽然邢台市没有被约谈过,但下辖隆尧县、任县于2015年7月由原环境保护部责成河北省环保厅牵头约谈。

  这些下辖的县(市、区)被约谈,上级地市级政府不能说完全没有责任,至少说明地级市约谈整改不全面,压力没有传导到位。

  两次被约谈的背后多是履职缺位

  根据《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存在完不成目标任务、环境质量明显恶化、严重环境违法行为屡查屡犯、伪造监测数据问题突出等11种情形的,应该进行约谈。

  与之对应,哈尔滨被第二次约谈主要是因为环境质量明显恶化,吕梁主要是因为发生了严重污染事件,邯郸、阳泉主要是因为未完成相关目标任务,石家庄赵县主要是因为相关问题屡查屡犯整改不力,临汾主要是因为伪造监测数据。

  由此可见,尽管事由不尽相同,但相关地方党委政府履职缺位或不到位几乎是共性问题。生态环境部在约谈时也直指背后的认识不足、监管不力、不严不实问题。

  哈尔滨被第二次约谈时,被指重污染天气应对流于形式、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普遍不严不实、企业违法问题明显。

  吕梁被第二次约谈时,被指2015年约谈整改不到位,第一次约谈的很多要求没有有效贯彻落实。

  临汾被第二次约谈时,被指履行职责不力,不敏感、不警醒,工作严重失察。

  邯郸被第二次约谈时,被指大气环境污染问题较多,工作不够到位。

  也就是说,相关城市被约谈之后,整改工作没有到位,有的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有的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有的是“治标不治本”,有的干脆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从再次组织对相关城市的约谈来看,对于这些城市存在的突出环境问题,生态环境部一定会重点关注、持续关注,不断传导压力,督促地方真正夯实责任。

  如针对临汾存在的问题,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不论是大气污染治理强化督查还是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都会重点关注临汾。

  吃一堑,理应长一智。对于曾经被约谈的城市来说,决不能有闯关思想,唯有切实按照约谈整改要求改到位、改彻底,才不会第二次、第三次被约谈。


编辑:李丹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E20环境平台"、"来源:中国大气网"、"中国大气网讯"等字样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水网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E20环境平台"、"来源:中国大气网"、"中国大气网讯"等字样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水网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