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神雾环保纾困僵局启示录

时间:2019-05-15 10:31

来源:等深线

作者:晏耀斌

于2018年下半年肇始于深圳的民企纾困基金,在多地效仿之后,却并非很快都能取得圆满快乐的大结局。神雾集团和它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吴道洪,如今正面临着这样一种僵局。

高速扩张之后,神雾集团的外债一度高达百亿元之巨。陷入困境的神雾集团向北京市政府求援,并最终成为入围北京市纾困名单的企业。在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除了成立债委会、协调债权方金融机构不抽贷、不断贷之外,北京市有关部门还在协调其设立神雾定向纾困基金,计划一期总金额10亿元。

然而,这并不是吴道洪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神雾定向纾困基金尽管已经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申请备案,但至今还没有下文。

吴道洪决定给北京市主要领导写信。在这封信中,吴道洪反思了神雾集团如今局面的成因,陈述了自己认为拥有的技术优势,也陈情了如今面对的纾困僵局。他甚至表示,希望有北京市属国企或者央企参与进来,更希望企业由国资或央企来控股。

吴道洪的求助信得到了北京市领导的回应。与此同时,由12名院士组成的调研团在深入了解神雾集团后,撰写了《关于加强国家对能源环保领域领军企业重大关键核心技术储备抢救性保护的建议报告》,该报告已于5月上旬递交有关部门。

神雾集团的困境似是一面镜子,既映射着“高杠杆时代”扩张性民企的命运,也反映了看似轰轰烈烈的民企纾困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纾困名单的门票,只是救赎的入场券,要真正走出困境、彻底纾困,还需彻底地反思、自救,以及多方的合力。

扩张苦果

神雾危机已经持续很久了。神雾集团走入主流的公众视野,则是在2017年5月24日以后。那一天,有人在网络上发表题为《神雾集团:对不起贾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实现了你的梦想》的文章,提及神雾环保利用关联交易实现业绩增长套路、质疑神雾节能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过高等问题。

神雾集团是由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两家A股公司在内的10多家公司组成。多位与神雾集团有业务、融资往来的人士都向《等深线》记者称,十分清楚地记得2017年5月25日的行情。那一天开盘后,号称神雾双雄的神雾环保、神雾节能双双跌停,共计蒸发57亿元。此前,这两家上市公司股价涨至巅峰时,市值分别达379亿元和287亿元,共计666亿元。

2017年底,适逢国家金融去杠杆、去通道的大形势,神雾集团两只股票股价暴跌引发了连锁反应:质押补仓、债务违约,最终陷入流动性断裂的困局。神雾集团的多个在建“节能减排示范性项目”也陷入停工状态。

这与此前“扩张狂奔”的神雾集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之前,神雾集团经历了高速的扩张,这样的加杠杆,在当年的民营企业中其实非常常见。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神雾集团净亏损超10亿元,流动负债暴增133倍。

《等深线》记者查阅法定材料获得的信息显示,神雾集团分别在内蒙古、新疆、甘肃、湖北等地上马了多个“环保节能项目”,总投资约为367亿元人民币。神雾集团方面称,这些都是以神雾集团技术产业化为导向的项目,资金主要由神雾集团自有资金、金融机构投资以及项目所在地政府出资等构成。

这些项目投资多则上百亿元,少则10亿元。以金川有色项目为例,《等深线》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总投资为10.8亿元人民币,资金来源于神雾集团自有资金、金川集团以及有关基金。项目分析报告称,金川项目是“全球首条转底炉处理铜冶炼渣资源循环利用项目”。不过,该项目目前已经停滞,吴道洪告诉记者,这个项目仅差6000万元就可以投产。

吴道洪坚持认为,神雾集团的很多节能减排项目都是优质项目,可以在行业里起到引领、示范作用。他坦言,由于缺乏风险控制意识,遇上了金融去杠杆,现在在建项目已经全部停滞了。

“搞技术开发的总想着要尽快把好的技术投入到产业中去,导致步子迈得太快、摊子铺得太大,忽略了作为企业应该首先考虑的是战略决策和投资风险问题,这就是我犯下的致命错误。”吴道洪面对神雾集团的现状,如是反思。

根据《等深线》记者掌握的内部材料,神雾集团外债一度高达上百亿元,神雾集团实际上已处在崩盘状态。

拯救帷幕

2018年底,面对众多上市公司股价暴跌、质押盘面临爆仓的局面,深圳市政府设立纾困基金,通过市场化手段运作的方式,对“业务有价值又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纾困支援。这一做法,即刻被多个地方政府效法。北京市也由市、区政府牵头设立了总额高达350亿元的纾困资金池。

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的市、区政府和社会资金基金共同建立总规模超过350亿元的纾困“资金池”,支持上市企业开展股权融资,鼓励北京地区符合条件的平台和机构,在沪深交易所发行纾困专项债,支持民营企业进行债券融资。

神雾集团的总部设在北京昌平。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为了缓解神雾集团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过高,作为累积为昌平区纳税近10亿元的神雾集团成为北京市关注的重点,继而进入了北京市政府的纾困名单。

“拯救神雾”的帷幕,由此拉开。

客观而言,神雾集团最初享受的“纾困”待遇,颇具针对性。《等深线》记者获得的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11月23日上午,北京市证监局、市金融局、市银保监局联合召集神雾集团所有债权人召开了“关于解决神雾集团当前困难的讨论会”。

会议达成共识:希望债务机构尽快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各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一致行动,切实做到逾期、展期、延期的稳定工作,不得随意采取停贷、抽贷、压贷、强制的司法诉讼冻结、扣押、拍卖等措施,给予神雾2~3年机遇期。

同时,债权人委员会希望给神雾集团及下属公司2~3年重组期,重组期间不停贷、不抽贷、风险分类不下调、不提高计提拨备,通过展期、续贷等方式最大限度帮助神雾集团实现解困,且重组期间均不得采取过激司法执行措施。

编辑:李丹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全部评论

  • E20网友 2019-05-16 17:31

    唯有破产才是你唯一的出路,说别的都没有用。

    2 回复0
网友评论 3人参与 | 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E20环境平台"、"来源:中国大气网"、"中国大气网讯"等字样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水网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

热点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