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复盘秋冬季:雾霾为啥大面积返场?哪些地方反弹最严重?

时间:2019-06-17 09:4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马维辉

6月13日,生态环境部机关二楼多功能厅,100多平米的屋子里坐满了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问题约谈会正在这里举行。

1560736068550971.png

进入2019年以来,这还是环境部第一次举行约谈会。去年的这个时候,环境部曾经密集约谈地方政府,2018年5月3日约谈未完成秋冬季目标的3个市,5月11日约谈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7个市,6月4日约谈环境整改不力3市县,8月1日约谈大气治理不力5县区市,8月6日约谈自动监测数据造假的临汾市,9月26日约谈破坏自然保护区的8市区,平均每个月就有一场约谈。但自从去年10月份以来,这样的约谈会就再也没有了。

时隔9个月之后重启,今天的约谈会阵容更加强大。去年代表环境部发言的一般只有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刘长根一位司长,而今天则一下子来了3位,分别是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专员陈亮(正司级)、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曹立平,以及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

今天的约谈会其实也早有征兆,今年两会期间,刘炳江就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过,“军中无戏言,凡是完不成秋冬季重点任务的,肯定会被问责”。4月底,秋冬季大气污染治理“成绩单”公布,全国80个城市中只有40%完成任务,当时就有人预言环境部将约谈地方政府。

6月13日,约谈会如约而至。保定、廊坊、洛阳、安阳、濮阳、晋中作为任务完成情况最不好的6个市,成为了“40%未完成任务”城市的代表。

约谈会上,环境部认真分析了每个城市的突出问题和形成原因,就像对秋冬季攻坚进行了一次全面“复盘”。而被约谈的城市也纷纷表态,有的说要“把打赢蓝天保卫战作为‘一号工程’”,还有的要以“不断腕就断头”的决心,坚决打一个翻身仗。

秋冬季攻坚仅40%城市完成任务

4月30日,“五一”小长假之前的最后一天,环境部向京津冀、汾渭平原、长三角等重点区域相关省和城市人民政府发送了《关于重点区域2018-2019年秋冬季环境空气质量目标完成情况的函》(下称《完成情况》)。

《完成情况》显示,刚刚过去的这个秋冬季,重点区域的治霾任务完成得并不理想。2018年10月-2019年3月,京津冀“2+26”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同比反弹了6.5%,重污染天数更是同比反弹36.8%。汾渭平原的PM2.5平均浓度同比持平,重污染天数则同比大增42.9%。

按照城市来看,在三大重点区域的80个城市之中,只有北京、沧州、济宁、上海等32个城市完成了全部2个目标,即PM2.5浓度改善目标和重污染天数减少目标,完成率仅为40%。

而此次被约谈的6个市,则是去年秋冬季未完成任务城市的典型代表。例如,濮阳市去年秋冬季PM2.5浓度均值同比上升了20.5%,幅度在京津冀“2+26”城市中排名第一。洛阳市PM2.5浓度均值也同比上升17.3%,幅度在汾渭平原11城市中排名第一。

“今天约谈的6个城市,都是京津冀、汾渭平原秋冬季PM2.5浓度同比升幅较大的城市,也是重污染天数增加较多的城市,同时也被部里派出的专项督查组发现了大量问题。”刘炳江说。

他表示,今天是国务院实施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后第一次公开约谈,但绝不是最后一次。下一步,对于工作不力、责任不实、污染严重的城市,环境部仍将公开约谈当地政府主要负责人,并对环境空气质量明显恶化、约束性指标进展严重滞后的城市严肃处理。

“打赢蓝天保卫战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中央、国务院交给在座各位的一项政治任务。只能成功,不许有任何闪失。既然把大气污染治理当做一场战斗,那就军中无戏言,言必行,行必果,完不成任务必将问责。”刘炳江说。

“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没有召开过一次会”

2018年秋冬季,确实存在一定的客观因素。

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区域空气质量模拟与管控研究中心利用WRF-CMAQ空气质量模型,采用“固定排放清单,改变气象条件”的敏感性扰动方法,模拟分析了气象条件变化对PM2.5浓度影响,结果发现,气象条件转差是导致去年秋冬季PM2.5浓度上升的重要因素之一。

根据专家评估,气象因素对PM2.5浓度的影响年际可达±10%,对个别城市可达±15%,月际可达±30%以上。

不过,刘炳江表示,虽然有不利气象条件的原因,但更多的则是人为因素,管控力度放松了。

例如,在廊坊市,2018年10月以来专家组先后向市委、市政府报送过20多期专报,明确指出大气治理面临的严峻形势和存在问题,建议尽快提高重视程度,强化措施。但市领导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仅对其中4期专报进行了简单批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调度规格明显降低,频次也明显减少。

在河南省濮阳市,虽然成立有党政主要领导牵头负责的“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但2018年以来,这个指挥部没有召开过一次会议,研究推动污染防治攻坚工作,“市委常委包县包区制度”也未能有效落实。

“截至专项督查时,濮阳市攻坚行动方案确定的46项重点任务中,有18项没有完成。虽然建立了定期督查机制,并成立8个市派督导执法组,但有的督查组连续一周竟然一个问题都没有发现,与当地严峻的大气污染状况不符。”陈亮表示。

洛阳市市长刘宛康也坦承,洛阳市在工作节奏上存在“前紧后松”的问题,因为2018年1-10月份空气质量“还可以”,所以产生了盲目乐观情绪,认为完成全年目标没问题,结果出现了工作力度降低,定力不足,韧性不够的现象。

同时,洛阳市还存在工作作风不细不实的问题,表现在开会多、部署多、文件多、批示交办多,但真正深入的调研、暗访、督导比较少,在抓落实的最后一步上掉链子,特别是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做得不好,导致指标严重恶化。

“我们在问责追究方面也偏软偏泛,存在‘好人主义’思想。对工作不力的人员处理失之以宽,失之以软。我数了数,我们追究的人员里有90%以上都是乡科级、股级干部,真正触及到处级干部的比较少,以至于震慑作用没有发挥出来。”刘宛康说。

编辑:李丹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E20环境平台"、"来源:中国大气网"、"中国大气网讯"等字样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水网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