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绿谷闲话:中国环境公司其实一共就两种

时间: 2021-08-16 13:40

来源: 绿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丽

  如果我们能跳出“国企、民企;上市、没上市”等固有思维看中国的环境产业,用“这个企业有没有创新、有没有梦想和使命感、有没有为社会为客户创造真正的价值”来衡量环境公司,我觉得中国的环境公司可能只有两种:一种是消失了也没人在乎的,一种是消失了大家会难过的。

  相关阅读:

  更名企业+1!园林公司更名为河北建工集团生态环境有限公司

  合体落地!中国能建重组葛洲坝获证监会通过,实现A+H股上市

  凯迪生态股票终止上市!成环保上市公司暴雷后第四个退市公司

  环保巨头被退市:内控失效 百亿债务压身 未来或继续重组

  22家!盘点2020年以来更名的环保企业

  二三十年的产业发展历史,有许多公司甚至都没赶上由环保改名为环境就死掉了,有的公司虽然运气不错,还上市了,结果最终还是退市了、消失了。“人固有一死, 或重于泰山, 或轻于鸿毛”,企业也一样,消失的那些,有的让人长久怀念,有的很快就被彻底遗忘。

  有很多还存在着的公司,就仅仅是存在,面目模糊,也没有什么梦想和使命感,哪怕它已经上市,市值很高,也并不能创造出更大的社会价值。这种公司如果有一天消失,大家也会觉得无所谓。

  只有给行业带来过正面影响,在技术、管理、商业模式等方面创新,还有能力输出过价值观的环境公司及其企业家更受人尊敬。

  环境产业诞生看起来是因为国家开始重视污染治理,但政策只是一个契机,环境产业的真正出现是因为企业家的行动(早期当然更多是民营企业家),从工业废水治理开始,到市政污水垃圾焚烧,再到各个细分市场,也许其中不少又正在回到工业废水,其增长都由企业家的行动决定,而不是先有了这个市场增长,才决定了企业家做什么。

  环境产业的企业家是在一片荒谬和虚无之中(作为一种成本项,环保一直是全社会排在队尾的行业,不管名声怎样),聚集起团队,克服掉阻力,创造人间奇迹的那种人。他们看起来深受政策制约,做企业的过程很坎坷,与其他产业相比,几十年的发展也没出现多少个大公司,但就像不断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他们是产业之根本,是环境质量改善之根本。

image.png

  可以说,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环境公司,是由企业家带领的充满创新性的公司,这创新可能是模式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创新,营销创新,管理创新,也可能只是一些细节上的微创新。

  创新在环境行业里尤其不易,所以更值得赞扬。因为我们中国文化对失败极其不宽容,所以评判一个环境企业好坏,也经常是从有没有赚钱,有没有上市,有没有市值上百亿过千亿这个角度。我们判断环境企业,乃至判断一个人的标准,还是成王败寇,而不是其有没有真正创造价值。

  如果一个环境公司市值上千亿(当然目前并没有,前两年媒体还在意淫首家千亿市值的环境公司会是哪家),不管它的项目有没有真的造福当地百姓,改善一方环境质量,它有没有创新并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只要它赚了很多钱,只要它能上市,在我们的话语体系里,它就是一个成功的环境企业。

  我们每个人都很崇拜成功,如果一位环境企业家的企业失败了,或者没能上市,市值没能过百亿,就会被另眼相看。其实一个人的变化不会那么大,但是公司上市了,市值过百亿了,大家就觉得这个人不一样了。我们每个人都愿意聆听成功者的声音,大概是因为很害怕自己会失败。

  但创新就意味着失败率特别高,失败是必然,成功是偶然。今天成功的环境企业,比如行业排名前十的公司或者很多个细分领域的龙头,其背后有许多个跟它一样的公司,甚至比它更努力、更优秀,但是运气不好,失败了。同样做一件创新的事情,但因为它失败了,很多人就觉得它不行,它的企业家不行。所以,因为创新失败率很高,到处存在无形压力,导致很多环境企业的领导不愿意去做真正的创新。只有那些有着使命感的环境企业家,才会主动、积极地去“发现新材料、开辟新市场、设计出新的组织形式,打破原来的均衡,创造新的潜在均衡点。”而有一些环境公司,它们完全不会为了创新去冒险。

  大的环境公司也一样恐惧失败,难以提出新模式、新产品。一些所谓的环境产业大公司就像小孩子,因为营养很好,也可以长到一米八,有成年人的体格和实力,但是它的心智可能还是一个七八岁小孩的水平。它们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梦想、有什么创新性和创造力,那还如何指望我们环境行业里的这些大公司输出什么像样的价值观呢?

  我觉得这些公司应该听听下面视频里的演讲,好好想想自己公司存在的意义。(相关阅读:王天义:勇敢地走出舒适区 环境产业的未来是星辰大海

  虽然我们嘴巴上喜欢讲创新,但创新一旦出来,我们对它进行价值判断的时候,对少数派的不宽容,对从众心理的需求,也会有意无意压制创新。一个人在环境产业搞出一个新东西,大家都会不理解,好点的话叫他狂人,不好的话会骂他是疯子,是骗子。他一旦把原来大家骂的一件事做成了,把企业做得成百亿了,于是到处有人给他树碑立传,把他捧成神。

  桑德的文一波在1999年提出“中华碧水计划”,用BOT模式解决市政污水处理问题。这一模式迎合了地方政府的需求:不用出资,也能解决城市的棘手问题。

  当年他撰写《改变环保产业的生存模式》一文,文中提到“但是如果改变一种模式,情况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就市政污水与垃圾而言,如果由国家出台征收排水、垃圾排放费法规,将所有污水厂与垃圾处理厂的建设与运行权委托给具有相应资金和技术实力的企业,由企业负责筹资建设与运行,企业通过收费收回投资,通过这种模式,将我国城市污水与垃圾的治理率可以从目前的实际不足6%和2%,在5年内分别达到50%和30%水平。”

12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chndaq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气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