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环保“扛得住”、新能源“赚的了” 中国碳中和观念发生根本性转变

时间:2021-03-18 13:05

来源:李超宏观研究与资产配置

  核心观点

  当前我国对碳中和理念的理解发生了本质性变化,一是过去实践经验表明环保治理的负向影响有限,测出经济可承受,高质量发展战略将增长与环保辩证统一。二是未来光伏、新能源等行业从补贴期逐步进入盈利期,这类行业有望加速发展促进我国供给体系的变化,为碳中和理念的推进奠定基础。

  碳中和理念发生本质性变化,布局未来指引长期投资主线

  2020年9月高层提出碳中和理念以来,政府、学界及市场的关注度不断提升,是我国未来的长期战略方向,也是资本市场的长期投资主线。我们认为,我国对碳中和理念发生了本质性变化,这是我国当下进行的主动战略选择,原因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过去实践经验表明环保治理的负向影响有限,测出经济可承受;其二是未来光伏、新能源等从补贴期逐步进入盈利期的行业,为碳中和理念的推进奠定基础。

  环保负面影响有限,实践测出经济可承受

  我国的环保治理实践经验表明我国经济可承受环保治理带来的扰动。从我国三次力度较大的环保治理历史经验来看,2013年大气污染整治、2017年环保限产、2018-2020年三大攻坚战环保治理对经济的负面扰动均较为有限,“经济可承受”成为我国环保推进的重要基础,为碳中和未来的持续推进奠定基础。

  光伏、新能源车进入盈利期,未来增长有望加速

  随着终端需求的增长和技术进步带动成本下行,光伏、新能源车等行业从产业补贴阶段逐步进入盈利阶段,在“30达峰60中和”目标框架下估算,未来光伏及新能源车的市场空间较大,进入盈利期有助于带动上述行业未来加速发展。我们认为,也正是行业端开始进入盈利阶段,给予高层信心,加速推进相关行业发展,优化供给结构,替代现有的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供给。

  风险提示

  政策落地不及预期,全球爆发经济、金融危机。

  【正文】

  实践证明,经济增长能承受环保利空

  环保负面影响有限, 实践测出经济可承受

  当下我国对碳中和理念的理解发生了本质性变化,我们认为其中一项重要原因在于,我国在政策实践过程中发现,环保对经济的负面扰动有限,促进增长和保护环境的“矛盾”在高质量发展的思路下辩证统一,“经济可承受”成为我国环保推进的重要基础,这在雾霾治理、2017年环保限产、2018-2020年三大攻坚战等时期均有表现。

  雾霾治理对GDP影响有限

  粗犷式的经济发展模式导致我国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出现了一系列环保生态问题,大气污染是突出的“问题”领域,雾霾治理迫在眉睫。2013年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以此作为全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重要指南。《行动计划》提出,经过五年努力,使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质量明显好转。力争再用五年或更长时间,逐步消除重污染天气,全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2013年《行动计划》提出的具体指标是: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提高;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其中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十三五规划也将大气污染治理作为重要目标,要求“加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实施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地区气化工程,细颗粒物浓度下降25%以上。”在十三五的25项主要指标中设立了两项与空气质量相关的指标,要求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比例需达到80%以上,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下降18%。

  在2013年行动计划落地后也继续出台了一系列大气污染治理方面的政策文件,从总量目标逐步细化到分解目标,执行阶段则是落实在各省市的地方政府层面,大气污染问题较为严重的省市成为重点关注对象。地方政府需要思考稳增长、保就业与大气污染治理之间的平衡问题:雾霾治理是否会影响GDP增长?

  雾霾治理对GDP的影响相对有限。在大气污染治理成为重要的约束性政策要求后,稳增长与蓝天保卫战之间的“矛盾”成为关注重点。结合十三五规划,我们一般使用两个数据观察空气质量,一是全国细颗粒物(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二是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

  不论是总体还是结构上都能看到我国大气污染治理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并未导致GDP出现大幅下降。首先,2015年以来大气污染物排放显著下降,全国细颗粒物(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中未达标是指年均PM 2.5排放量超过35ug/立方米,根据我们对超过300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PM2.5浓度数据计算,2015年至2019年,未达标城市的年均浓度分别为60.2、51.8、52.5、49.4和48.5。相比污染物排放量,同期实际GDP、工业增加值等仍保持着较强的增长韧性,环保减排对增长的影响有限,也说明经济增长可以承受环保措施带来的负面影响。

  此外,从各省市角度来看,以北京、天津及河北为例,2015年后PM 2.5年度排放量显著下降,但名义GDP等经济增长指标并未出现显著变化,PM2.5和名义GDP同比的相关性不足20%也能印证。我们认为主因可能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雾霾治理更多影响行业竞争结构,具备低能耗高能效生产能力的企业相对受益,抢占产能份额增加生产;另一方面竞争力较强的企业本身就有符合环保标准的设备储备,只是因为成本高、排放限制条件不严等因素没有将这类设备投入使用。

  2017年Q3环保限产对经济增长影响有限

  2017年环保限产相当于一个外生冲击,对经济影响有限。主因在于经济相对景气,经济景气来源于出口、地产、基建、制造业共振。

  2017年8月环保部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至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要求 2017 年 10 月至2018 年 3 月期间,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2+26) 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15%以上,重污染天数同比下降15%以上。采取的相关措施包括加快散煤污染综合治理;提前完成化解产能过剩任务,如河北、河南、山东压减钢铁、焦炭、平板玻璃等,钢铁、建材、有色、大宗物料实施错峰生产或运输。

编辑:王媛媛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chndaq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大气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