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独家】习主席讲话背后:三大问题阻碍垃圾分类的“落地”

时间:2016-12-28 13:55

作者:谷林

12月22日,习近平主席就百姓关心的几大问题发表电视讲话,特别提到了垃圾分类,引发环保圈微信刷屏,不少人表示倍感振奋。其实振奋,一半是因为未来可期,一半应该是因为现状不如人意。事实上,我国从2000年就开始倡导垃圾分类,至今已有16年时间。但根据诸多报道和对现实的观感,这16年的成效并不明显。

为什么一个政府力推、利国利民的事情会遭遇如此尴尬结果?

在谷哥看来,主要应该有如下几点原因:

第一、生活垃圾分类问题不是单纯的垃圾分类的问题,而是如习主席所言,涉及到包含垃圾分类投放,以及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问题。此四个环节必须环环相扣,紧密配合,同步运作,才可以实现各环节的预期效果。

从现实来看,就是居民将垃圾进行分类后,必然要涉及到分类收集。目前小区里的垃圾桶一般分为四类:有害垃圾、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基本可满足大家的分类投放需求。但在收运时,很多地方却是将分类收集的垃圾又混在了一起,相当于前面的分类工作

白做了,而且会严重挫伤居民的分类热情,也是对社会和政府人力和财力的巨大浪费。

而如果采取分类收运,则之前一辆车可以解决的问题,也许就需要四辆车来实现,需要增加三辆车的成本。而如果末端处理没有跟上,也采取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等混合填埋的方式,那前面增加的起码两辆车的成本,也相当于白白浪费。

再如,大家都熟悉的废旧电池的苦恼,相信不少人都遇到过。很多单位、学校都鼓励大家进行分类收存。可收集好的这些东西如何被回收?一是回收机构太少,不好找;二是原料太少,一年存个10节电池,还让回收单位专门跑一趟?在家几年、十年,是否又对身边的生活环境有过多污染?在政府没有规划好专业的处理方式和通畅的回收制度下,这样分类自然难以持续。

从逻辑来看,在垃圾分类投放、收集、收运和处理的链条中,应该是以处理决定收运、收集和投放,是个倒推的操作过程。先选择好采用什么样处理方式,然后根据处理方式去规范配套的前三个环节。比如政府建设好了专门的废旧电池处理厂,有能力处理全北京市的废旧电池,那么就可以在全市范围内全力推行废旧电池的分类收集,设置专门的回收器具,建立专门的收运队伍,定向收送至指定的处理厂进行处理。如果政府决定将这些废旧电池与生活垃圾一起填埋处理,那就不用再宣传废旧电池分类,进行专门收集、收运及处理,让大家直接将其投进其他垃圾箱或有害垃圾箱即可。

所以,垃圾分类不是单一的存在,垃圾分类,要从垃圾投放、收集、收运和处理的系统角度去认识、推进和解决,需要顶层设计,通盘考虑垃圾处理系统建设,根据城市居民数量和生活消费状况推算垃圾产生量和大致成分,以此参考决策垃圾采取什么方式进行处理,然后以此为需求进行相应的垃圾分类收集和收运的配套。整个体系涉及到住建、环保、公安、宣传、教育、工商等多个部门参与,即使垃圾分类一个环节,也需要市容、公安、宣传、教育等多个部门合理,而现在整体脱节,或者应该步调一致的行动,因为出现短板,导致最终的结果,难以达到预期。

第二、作为一个涉及众多部门,而且需要公众广泛参与的行动,必须要有相对完善、细致的法律法规及相应政策与之匹配,以保证效力发挥。

有不少法律人士指出,当前关于垃圾分类的立法原则性过强、配套执行法规滞后,导致可操作性不高。例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等多部相关法律法规中,都多次提到,针对垃圾泛滥的现状,对垃圾不能随意处置,要对其进行分类处理,但是如何分类,上述法律条文中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或是统一的标准。

而对于垃圾分类的责任问题,尤其是涉及部门如何参与、如何协调,至今貌似还没有一部法律法规或政府文件给予明确。前不久,住建部和发改委联合出台的《垃圾强制分类制度方案(征求意见稿)》,也主要是要求各地政府和垃圾生产的单位推进垃圾强制分类,但对于结果考核或惩罚,也并没有给出可供参考的规定。对于垃圾主要的生产主体-------自然人,《方案》则基本没有涉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像德国、日本等外国对个人生产的垃圾进行收费模式,在我国一直进展缓慢。很多人已经习惯了垃圾免费处理,和可回收垃圾可以卖钱的观念,不少政府也采取了垃圾分类换积分等方式引导和刺激大家强化“收益”思维。一些地方虽然也出台了“垃圾费随水费征收”等方案,但执行结果很多差强人意。

即使在具体操作方面,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垃圾的种类逐渐增多。各地在推行垃圾分类时,因自身需要而纷纷推出了不尽相同的垃圾分类标准和标识。对于垃圾分类的定位、标识、方法等,仍有很多有待完善的地方。上海则在垃圾分类的类别上面进行了好几轮的尝试,1995年开始,先按照“有机”和“无机”的方式进行试点,2008年又实行四色垃圾桶,分别对应“玻璃、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因此有专家建议,政府需对垃圾的种类统一进行分类细化、统一颜色标识,并从全局的立场对民众进行垃圾分类方面的普及宣传,使原则性的标准标识更为民众所了解和熟悉。此外,常用术语、统计方法指标以及其它相关技术标准等,也应统一地规范和确定。

第三、民众参与度不高。如中国固废网曾转发过央广网关于垃圾分类做的一个调查。九成以上的网友表示,生活中没有垃圾分类的意识。但意识不足,或参与度不高的原因,绝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习惯不到、没有受到相关宣传普及、以及分类价值不明确”。

上面的调查基本说清楚了民众参与度不高的3点原因:

自身意识不足。大家平时都是垃圾混合扔,忽然让大家专门分门别类的扔,不但打破传统生活习惯,而且需要多花时间,除非有特别好的环境意识,或其他强制性、利益性动力,否则分类习惯的养成需要一定时间。

宣传力度不够。意识的养成需要内在动力,也需要外在刺激。就如满大街的北京精神,谷哥即使不愿意去了解,架不住到处都是宣传标语,不管愿不愿意接受,我也知道了政府正在宣传这么一件事情,而且也在不知觉间记住了一些关键内容。而每所小学,北京精神学习是必修课,和儿子一起在路上时,好多次遇到北京精神的宣传栏,他都可以一口气不带喘地准确背出其全部内容。如果垃圾分类关系国计民生,那么他或许就缺少这样的宣传力度。街上也有一些关于垃圾分类的灯箱广告,但数量太少,而且相对于北京精神,垃圾分类不光需要大家知道“垃圾分类,从我做起”,还需要更了解更具体的、如何进行垃圾分类的内容。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谷哥见过分类做得好的日本和台湾的垃圾分类宣传单,都是数页A4纸的内容,基本人手一份,上面密密麻麻地告诉大家什么样的垃圾属于什么样的分类,分类垃圾的投放时间,和奖惩措施等。

我们目前还做不到垃圾分类分时收集,但起码要让更多人了解垃圾如何分类,不然出门的依然是混装垃圾,或不规范的分类垃圾,即使被投进了不同的垃圾箱,分类效果也是大打折扣。

价值感受不足。这个与宣传方式和力度有关,大家或许知道社会提倡垃圾分类,但从根本上并不知道垃圾分类的具体意义和价值。垃圾分类,从根本上来说,一是通过分类,让更多可回收的垃圾被回收,提升垃圾作为废物的再回收价值,同时减少垃圾末端处理量,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等都被以适合的方式专门处理,不但可以减少垃圾处理的成本,而且更纯的分类垃圾,更利于减少处理过程中的环境污染,实现更多的循环利用价值;二是,通过分类意识的培养,可以让更多人意识到环境保护的价值,从源头上可能减少垃圾产生的数量。当然,这些需要更细致的宣传教育。而前面所述的垃圾混收,则是对垃圾分类价值的直接破坏,不但打击了大家的分类热情和信心,也给了大家更多不参与分类的借口,进一步降低了政府信誉,对垃圾分类危害巨大。

综上所述,其实无论从顶层设计、系统建立,法制完善还是教育提升,素质培养等角度,垃圾分类其实都不是一蹶而就的事情,但问题的解决,究竟可以多快?现在的尴尬,究竟还能持续多久?这才是谷哥最关心的问题。

(温馨提示:文章中的谷哥,乃是本文作者谷林)

相关新闻:民众垃圾分类须强制:以利诱之不如以责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