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徐海云谈垃圾“零废弃”的乌托邦理念 其实变成政治话题

时间:2018-01-15 09:39

作者:徐海云

“零废弃”的含义就是,就是没有其他垃圾,也就是不需要填埋、也不需要焚烧,通过可持续的设计,产生的垃圾可以100%的回收利用。这个理念正越来越走红,不仅发展中国家、而且发达国家也纷纷提出“零废弃”目标。

然而与真正实现目标相比,”零废弃“其实更多的变成了一个政治话题。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近期在其微博上发表了多篇有关对”零废弃“乌托邦的评论,固废观察转载供大家探讨,希望有所启发。

根据德国亚琛大学PeterQuicker 教授介绍,在谷歌中搜寻主题词“零废弃”,会出现1120万个。“零废弃”的含义就是,就是没有其他垃圾,也就是不需要填埋、也不需要焚烧,通过可持续的设计,产生的垃圾可以100%的回收利用。

“零废弃”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话题,不仅发展中国家、而且发达国家也纷纷提出“零废弃”目标。Peter Quicker 教授认为,“零废弃”就是乌托邦,物质循环的规律表明不可能实现100%回收利用,以德国为例,2011年塑料垃圾年产生量545万吨,作为材料回收比例只有38%,而这其中大部分是出口(实际主要出口到中国)。

垃圾产生越多,零废弃会叫得越响。国内也是如此,不仅“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耳熟能详,“吃干榨尽”已经成为广告用语。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从课堂到庙堂,几乎家喻户晓。2017年,共享单车在中国做了一个明了的实践。共享从理论上就是不必人人拥有,可以减少消费,也就是可以减少垃圾,但这是在人人拥有前提下得出的;事实上共享单车的发展使得自行车年生产量与以前相比,增加了几十倍,难以避免的走上“大量生产、大量废弃”的轨道。由此联想,如果到了共产主义,垃圾究竟是变多还是变少?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零废弃”做不到,炮制高回收利用率算是一种相应。

2017年12月18日,经过近18个小时马拉松式谈判,欧洲议会、欧洲委员会和理事会就修订的欧盟废弃物指南达成一致。该指南的要点如下:

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的目标:2025年为55%,2030年为60%,2035年为65%;

包装废弃物回收利用率的目标:2025年达到65%,2030年达到70%,包装废弃物包括塑料,木材,黑色金属,铝,玻璃,纸和纸板;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要求2024年开始单独收集生物质垃圾,要求2025年起单独收集废弃纺织品和有害家庭垃圾;

要求到2035年原生生活垃圾填埋比例必须减少到10%;

要求到2030年,食物浪费应减少25%,到2030年减少50%(不具约束力的指标)。

计划到2018年春天,这些目标将进一步细化,并采取统一标准计算回收利用率指标。

2025年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55%(在讨论前,欧盟环境署建议2025年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65%,欧盟委员会建议2025年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60%),实际上目前欧洲一个国家也没有达到这个指标。尽管2015年德国官方统计生活垃圾综合利用率到到90%,回收利用率达到67%,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处于最高,这么高的回收利用指标与其说是统计出来的,恐怕算出来更贴切。德国2015年生活垃圾产生量是5162.5万吨,焚烧处理量是2900万吨,因此简单的计算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最大也只有44%,90%综合利用率、67%回收利用率如何计算出来,恐怕需要学术研究才能搞清楚。

瑞士是世界最富有也最清洁的国家,垃圾分类包括垃圾计量收费都已经普遍实行。根据瑞士环境部统计,2016年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也就53%,还不到55%,要知道这是在人均700千克/年生活垃圾量千克下统计出来的,如果不计花园园林垃圾,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不到40%。

欧盟这次提出2025年包装废弃物回收利用率达到65%,以废塑料为例,这一目标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现在欧盟废塑料回收利用率约为30%,而这其中约一半是出口,出口的废塑料中约90%出口到中国,也就是说欧盟自己本土的回收利用率只有16%左右。

欧盟以前也发布过类似指南,但并没有实现过。如为逐步减少可生物降解有机垃圾的填埋量,欧盟垃圾填埋指南(CD1999/31/EU/1999)提出了几个阶段性目标,第一阶段目标是在2006年将进入填埋场的有机物在1995年的基础上削减25%;第二阶段目标是在2009年将进入填埋场的有机物在1995年的基础上削减50%;第三阶段目标是在2016年将进入填埋场的有机物在1995年的基础上削减65%。英国、西班牙等国由于无法实现上述目标,要求把上述目标推迟4年。可以预计,就是到2020年,也不可能所有国家实现这一目标。

高回收率指标可以盲目提,反正那是若干年后的事,实现不了还可以修改。这次欧盟废弃物指南没有提出原生生活垃圾零填埋的时限目标,而提出2035年实现原生生活垃圾填埋比例10%的目标,这一目标,预计中国在2025年前就可以实现。对照欧盟废弃物指南,“要求2024年开始单独收集生物质垃圾,要求2025年起单独收集废弃纺织品和有害家庭垃圾”;中国2017年就发文推行强制垃圾分类,两相比较,我们没有经过17个多小时的争论,在垃圾分类的要求上不经意领先欧盟7-8年。

blob.png

发达国家提出“零废弃”大多是思想层面、政治层面、全球层面的思考,最现实的忧虑是:如果发展中国家都达到发达国家的消费水平,地球环境难以承受。所以有:“生态排水”被写入联合国千年发展计划,德国复兴银行给国内某企业专门进口废塑料加工利用项目贷款,贷款的名义还是绿色信贷。那些“乌托邦”的理念不仅被冠以绿色、生态、循环经济等光环,而且轻而易举得到支持并付诸实践。

我们有一种传统,叫做厚古薄今。2千多年前,孔圣人推崇周礼,在战国“礼崩乐坏”的境遇下,梦想周代的美好;今天也是如此,有人怀念民国时期,有人怀念文革时期。如果仅仅是怀念,写一些文章、小说,徜徉在“逝去的美好回忆”中,放松一下心灵,寻找一下慰藉,到也无可厚非,如果去实施,恐怕东汉王莽的实践是一个完整版体验。

为了不建污水处理厂而将污水全部资源化利用,“生态排水”在鄂尔多斯示范工程建了,但建完不得不拆了!,

“洋垃圾”进口限制后,进口废塑料项目不能运行了,发达国家也急了。

但“零废弃”理念还在不断流行!

经济的发展,给生态环境带来严重的破坏。“青山绿水”成为很多人的记忆,回到过去的自然环境成为很多人的梦想。

看到过剩,想起了计划经济,多少循环经济产业园不管贴上许多绿色、循环的标签,运行方式按照计划经济设计,其结果只能是一地鸡毛。

看到“白色污染”,就想到禁塑。

看到农村垃圾有“尿不湿、卫生巾”等垃圾,竟然有人大代表向村民宣传“这些物品污染环境、不能回收利用”,鼓励村民弃用这些现代物品,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如果仅仅是一个倡导也就罢了,如果变成政策指引,甚至鼓吹还有了效果,那么只能是自欺欺人。

家庭小汽车不仅会产生夺取命的交通事故,也产生污染环境的排放,还没有人为了保护环境喊出“禁车”!

过去的自然环境令人向往,但试图回到过去只能枉然。